提醒:
★中油妹-小光同人文,原作:https://www.facebook.com/xx012tw/?fref=ts
★內有決鬥,採大師規則三,先公不抽牌,生命值8000計算
★卡片中文譯名以ADS的中譯為準  

 
    從現在想起來,那還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我前所未有的經歷了一場熱血的戰鬥。
    對了,我稍為介紹一下自己,我叫做小光,是一名正在加油站打工的少女。
    說起這件事,也是發生在我一個很平常~很平常~一如往常的當班時段。
    起頭,是一台機車身影由小而大地接近本加油站,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場景,同樣的,車上的騎士要求加滿95無鉛汽油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但這份正常卻只維持到結帳的前一刻。
    對方的雙指上突然夾起一張令人意外的卡片。
    是青眼白龍!
    那是一枚遊戲王卡片,在所有怪獸卡當中號稱擁有最強的攻擊力!
    很明顯,那名普通面貌的騎士是在對我挑釁!
    一想到這裡,我開始熱血沸騰了!
    同時,我也二話不說地從櫃檯內取出決鬥盤。
   「你想決鬥嗎?」我高聲對騎士問道。
    平凡的騎士用力點頭,肯定地說道:「我決鬥贏了。油錢要算妳的。」
   「反之,你要付出雙倍的油錢!」
    聽到我熱血的回答了,這位大眾臉的騎士回頭戴上能從機車分離的決鬥盤,我倆之間產生了個默契,互相後跳一步,拉開彼此間的距離。
    上方的太陽激發自身的光與熱,一滴汗珠由我的臉龐滑下,並滴在炙熱的柏油路上而冒出蒸氣。
    這彷彿是一項信號,我們兩人同時深蹲,並往自己的正上方高跳,在半空中爭奪著制高點。
    這是為了看誰能先獲得猜拳的場地優勢!
    我仰望著太陽,而它散發出耀眼的光讓我瞇起眼,但我仍不畏懼的使勁,為的就是想讓頭部拉動身軀再往高處爬升。
    不知是不是這種想真的有作用?還是我身體的彈力比較好?往下看到對手已經開始落下,而他仰望我也透露出現在不得不出拳了,即使這場猜拳勝負一定是敗局。
    我們同時將右拳收入腹部左側並埋入左掌心,在同聲喊出「剪刀……石頭……布!」之後,我贏得了先攻的權利。
    「「決鬥!」」
      我:8000
    騎士:8000
    宣言了決鬥的開始,互相從牌組抽出了五張卡片。
    「由我先攻!」
    我聲明進入我的回合,但身為先攻者沒辦法抽牌,也沒辦法進入戰鬥階段。
    那麼第一回合要做的事,就是先製造有利於自己的環境。
    「我發動場地魔法,聯合格納庫。」
    「這張卡片發動的時候,我可以從牌組裡[1]檢索一張光屬性機械族的聯合怪獸。」
    場地發動的瞬間,在我背後彷彿出現了一道看不見的牆面,牆面上也浮出大小不一的波紋。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個中間尺寸的波紋開始產生劇烈的反應,並且從中飛出一隻通體紅色的機械翼龍。
    「我選擇的是Y-磁龍。」
    展示了因為場地效果所獲得的聯合怪獸,我立即將它召喚到場上,而這麼做就又會發動聯合格納庫的另一個效果。
    「Y-磁龍召喚到場上的時候,聯合格納庫可以選擇一張不是Y-磁龍的光屬性機械族的聯合怪獸裝備在它身上。」
    另一個與Y-磁龍出現的同等大小波紋浮現在透明牆上,經過一陣的晃動,從中送出一台黃色身軀,配有單眼鏡頭的陸行機械。
   「將Z-金屬坦克裝備在Y-磁龍身上!」
    黃色坦克放出聯繫用的電波與紅色翼龍在系統上進行合併,形成了互為一體的狀態。
    「這麼一來,Y-磁龍就會上升600的攻擊力,從1500提升到2100,並且Z-金屬坦克可以代替它承受一次破壞。」
    「然後,我在[2]後台覆蓋一張卡,結束了。」
    這樣看起來第一回合應該是沒問題了。
    而且,Y與Z的裝備還不是它真正的型態,它還有更加融為一體的樣貌與嶄新的效果。
   「抽牌。」
    面貌普通的騎士臉上突然湧出一絲笑容。
    然後,他高舉抽到的卡,說道:「魔法卡「融合」,將手上三張青眼白龍作為素材,融合召喚真青眼究極龍。」
    我大吃一驚!
    什麼!一開始手上就有三張青眼白龍,這是沒洗牌,還是在演動畫呀!
    當我還沒從吃驚回過神來,半空中的三隻青眼同時發出咆嘯,接著被依到繽紛的光之漩渦吸了進去。
    頓時,周微氣氛壓抑了起來,就像暴風雨要到來的前兆。
    滿天的黑幕隨著幾道電光打下來,青冷的光芒照出一隻巨大的三頭飛龍。
    真青眼究極龍的身軀就像鑽石雕塑出來的,不但感覺異常的堅硬,而且有稜有角的外型更是讓我聯想到它是一把銳利的三叉戟。
    騎士的食指往前一指,說道:「去吧!我的真青眼究極龍!」
    中間的龍頭吐出青白的龍息激流往我迎面而來,帽子差點被吹飛,連我綁起來的藍色馬尾也不斷地飛舞,果然青眼白龍的威力不能小看。
    想到真青眼究極龍的恐怖之處,我打算使用覆蓋的陷阱了。
    「對應攻擊宣言,我發動聯合陣型!將Z-金屬坦克解除Y-磁龍的裝備,分離!」
    一旦被張卡片所分離的聯合怪獸就會特殊召喚到場上,同時,也會再度誘發場地效果。
    原本震撼著空氣的青色激流在我眼前消散,而遠方的真青眼又再度張嘴蓄積著龍息。
    騎士解釋:「由於妳的場上出現了新的怪獸,戰鬥就會回溯,可以讓我從新選擇攻擊對象。」
    就算戰鬥回溯了,我想他之後要攻擊的目標也不會變,但是我卻能夠防住真青眼究極龍所有的攻擊。
    「聯合格納庫的效果發動,因Z-金屬坦克特殊召喚了,我從牌組裡選擇強化支援戰機.重型裝甲給它裝備。」
    這次從較小型的波紋內飛出一台戰機,它作為輔助功能而與Z-金屬坦克銜接上。
    然後就像我所想的,騎士再度命令:「真青眼究極龍攻擊Y-磁龍!」
    真青眼又噴發出利箭般的龍息,在一瞬間就整個吞噬了Y-磁龍。
    也由於Y-磁龍沒有了裝備怪獸,攻擊力又變回1500,直接面對4500分的攻擊力對我的生命值絕對是一大傷害。
      我:8000-3000=5000
    騎士:8000
    「哇!」
    Y-磁龍被擊毀而產生的強力風暴,馬上就將我整個人吹的騰空飛起,直到一段時間才讓我跌落地上。
    「我的攻擊還沒結束!」騎士氣勢滿點地說道:「當真青眼究極龍攻擊的傷害步驟結束時,可以從額外牌組把『青眼』的融合怪獸送入墓地再進行一次攻擊!」
    「而這個效果一回合最多使用兩次。」
    我好不容易爬起來,看到他雙眼內都是火熱的鬥志,一副要讓我理解青眼的強悍之處。
    「將第一張青眼究極龍送入墓地,攻擊Z-金屬坦克!」
    真青眼右邊的龍首吐出第二道高能源的利箭,而我這邊的強化支援戰機也產生球型障壁保護了金屬坦克,但它因此而報廢。
    「裝備的強化支援戰機.重型裝甲代替Z-金屬坦克被破壞!」
    還好金屬坦克是守備的,不然這回合就玩完了。
    但對方也沒有給我能夠喘息的時間,在他把第二張究極龍作為代價送入墓地的那一刻,發動攻擊的第三顆龍頭猛烈地將金屬坦克完全破壞,機械爆炸而產生的爆風雖然比之前小很多,但也足夠讓我摔一跤了。
    「我的回合結束了。」
    騎士沒有任何後台,但是那攻擊力4500的真青眼究極龍本身就讓我相當頭痛了。
    總之先抽牌吧!
    「抽牌!」
    瞄一眼,看見抽到手的是魔法卡。
    有了!有解了!
    「我發動森林的沙沙作響。根據它的效果,我把真青眼究極龍變為裏側守備表示,並且回收我場上的場地卡。」
    「聯合格納庫從場上加入手牌。」
    騎士有些疑惑,並且問說:「真青眼究極龍就算是守備,也有3800的守備力,妳有什麼方法能夠突破它呢?」
    「好戲現在才要開始!」
    我現在先來賣個關子,之後看看他大吃一驚的表情。
    「再一次發動聯合格納庫,同樣我再檢索一隻聯合怪獸,而這次選擇之前出現過的強化支援戰機.重型裝甲。」
    「召喚重型裝甲。由於它召喚成功,自身的效果也會啟動,從墓地特殊召喚一聯合怪獸,Y-磁龍。」
    「然後,聯合格納庫的第二效果,裝備牌組的Z-金屬坦克給予Y-磁龍。」
    重型裝甲飛出的瞬間,也從地表的破裂冒出磁龍,緊接像之前一樣由透明壁上的波紋送出金屬坦克,而這一切在短時間內一口氣完成了。
    「讓你見識一下,Y與Z真實的面貌!」
    「我知道,妳要接觸融合YZ-坦克磁龍!」
    「哇!為啥要破我梗啦!」
    騎士說出我的目的,害我好不容易建立的神秘感瞬間消失了。
    真想直接送他一記鐵拳,來場決鬥(物理)。
    但想歸想,該繼續下去的回合,還是必須下去。
    磁龍蛻去了它的雙翼,金屬坦克則是捨棄中央的單眼主腦,留下兩側帶有履帶的陸行裝備。這麼一來,新成型的怪獸就會以Y-磁龍為主體,兩側銜接上代替雙翼的陸行履帶,成為匍匐在路地上的移動砲台。
    為了發動坦克磁龍的效果,我拿起某張怪獸送入墓地,說道:「捨棄一張手牌,讓坦克磁龍破壞對方一裏側守備表示的怪獸。」
    YZ-坦克磁龍以紅色翼龍的尖狀嘴部為炮口,發射出具有強烈貫通性的收束炮擊,毫無疑問的射穿覆蓋住的怪獸卡,並在那一瞬間看到真青眼究極龍悲鳴的幻影。
    「沒想到沙沙作響的森林和聯合格納庫還有這樣的組合!」
    看到對面的騎士吃驚的模樣,我可以說是相當滿意。
    「戰鬥階段!重型裝甲、坦克磁龍直接攻擊玩家!」
    重型裝甲與坦克磁龍同時射出連綿不斷的機槍炮火,集中攻擊對方並激起一大團塵煙。
      我:5000
    騎士:8000-500-2100=5400
    「然後我在主要階段二,把強化支援戰機.重型裝甲裝備在YZ-坦克磁龍上。」我從墓地取出一張卡,放置在腰後的卡盒中,說道:「移除墓地裡的AD轉換者,將坦克磁龍轉為守備狀態。」
    騎士驚訝問道:「AD轉換者什麼時候在墓地的?難道是在那個時候?」
    回想起來,就是在YZ-坦克磁龍作為使用效果的代價,而被我捨棄的那張手牌。
    「覆蓋兩張後台,結束這回合!」
    要輪到他的回合,大眾臉的騎士竟然隱隱露出一些興奮。
    該不會他還有比真青眼究極龍還要強的怪獸吧?
    「抽牌。」
    抽到卡片後,他的臉上已經充滿了笑容。
    看來他得到了最想要的卡片了!
    「我發動龍之鏡!」
    居然……居然會是那張卡!
    將墓地的素材移除,一卡融合召喚龍族的魔法!
    「將墓地三張青眼白龍除外!我要融合的是最初,也是最強的青眼究極龍!」
    再一次見到融合的漩渦吞噬三隻青眼白龍,只不過這次即將出現的究極龍卻是先散發出磅礡的亙古氣息。
    它應該是沒有任何效果,純粹擁有攻擊力4500的高火力怪獸。
    可是正因為如此,反而感覺它還有尚未覺醒的能力!
    「然後發動魔法卡,究極爆裂!」
    「這張卡,只有融合召喚的青眼究極龍才能用。」騎士比出三根手指頭,解釋:「可以讓它在這回合擁有三次攻擊的機會,並且從攻擊宣言到傷害計算為止,都不能發動任何魔法、陷阱,還有怪獸效果。」
    這張魔法就是我感覺到那股力量的真面目嗎?
    「也就是說,所有對應怪獸攻擊的卡就都不能用了嗎?」
    「是的。」騎士看了看空中擁有三顆頭顱的巨龍,命令道:「青眼究極龍攻擊YZ-坦克磁龍!」
    三張龍嘴同時張開,匯集在一起的龍息形同一顆光球,然後從中噴發一道粗壯的白色光柱,重重的衝擊在重型裝甲產生的屏障。
    「裝備的強化支援戰機.重型裝甲代替YZ-坦克磁龍破壞。」
    騎士所比出的三根手指,縮回了無名指。
    「在次攻擊坦克磁龍!」
    這次沒有了重型裝甲,坦克磁龍瞬間被白光吞沒擊毀,而騎士也縮起了中指。
    「第三次,直接攻擊加油站員工!」
    騎士縮回最後的食指,右手變成了拳頭擺在我面前,看起來就像是JUMP作品裡面的熱血主角。
    可是這時我也沒有時間去吐槽他,青眼究集所噴發出來的巨大光柱正不斷掀開柏油路往我這邊接近。
    我抓準時機撲向一旁躲開龍息,但仍受到一些波及而在地上翻滾幾圈。
      我:5000-4500=500
    騎士:5400
    「我的回合就到這裡結束。」
    終於,我的生命值只剩下500了,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我的回合,抽牌!」
    手上只有那張卡片,希望是能夠逆轉的一張卡!
    可是……正當看到正面的時候,我心中一股埋藏的情感,卻在這個時後醞釀開來。
    我手上的石油人也是聯合怪獸,可是與我的牌组搭配不能算是相當有作用。
    唯一讓我把它放入牌组的理由,是因為它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臨走時所留下的紀念。
    直到現在,我的思念從來沒有中斷過。
    終有一天,一定還會再見面……
    終有一天,還能夠擁有昔日那些愉快……
    我想要與他,時時刻刻的待在一起。
    「有你在,不管任何困難都夠度過!」我說著,也望向了眼前的青眼究極龍。
    我高聲喊道:「翻開覆蓋的凡人的施捨!」
    有他和我在一起,這點的風險根本不成問題,沒有什麼好怕的。
    「根據這張陷阱卡的效果,我從牌组抽兩張卡!」
    當我雙指擺在牌組上方時,我看到了它正在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那就像傳說中的Destiny Draw一樣。
    卡片還有後續效果,我繼續說明:「抽卡之後,如果手牌當中有通常怪獸選擇一張除外,都沒有的話,則把所有手牌送入墓地。」
    這次抽牌,絕對沒問題的!
    「抽牌!」
    首先我看到的是速攻魔法,時限解除,而第二張……是X-巨砲!
    是通常怪獸!也是組合XYZ的最後一張關鍵!
    「我將X-巨砲除外!」
    這麼一來,所有條件都已經湊齊了。
    「我還要再發動另一張陷阱,緊急聯合!」我期待XYZ的出現,說道:「緊急聯合的效果是,特殊召喚我的除外區最多三體的光屬性機械族的通常怪獸或是聯合怪獸。」
    騎士相當驚訝,說道:「X-巨砲、Y-磁龍、Z-金屬坦克都在除外區?要在這回合叫出XYZ-磁龍巨砲嗎?」
    我微微一笑,喊道:「從異次元歸來吧!X-巨砲、Y-磁龍以及Z-金屬坦克!」
    場上突然開啟異次元的圓形大門,而從中傳送出來的有熟悉的紅色翼龍與黃色坦克,另外多加一台雙肩背著砲管的藍色機器人。
   「在此刻,我將X-巨砲、Y-磁龍、Z-金屬坦克接觸融合!合體吧,XYZ-磁龍巨砲!」
    它們合體成最終形態時,Y-磁龍與Z-金屬坦克會先和之前一樣組合成YZ-坦克磁龍的樣貌,然後會在它的背上出現一塊凹槽,讓X-巨砲的下半身鑲嵌進去,這麼一來,它們會成為一鋼鐵的砲擊要塞,其名為「XYZ-磁龍巨砲」。
     XYZ的效果是,捨棄一張手牌,破壞場上一張卡片。
    如果用這個效果破壞掉究極龍,再使用時限解除加倍攻擊力就可以一口氣歸零對方的生命值。
    可是,這樣就必須捨棄石油人。
    這是絕對不可以的!
    如果換成丟棄時限解除,就不能夠在這回合分出勝負,恐怕剩下的生命值撐不過下回合。
    那麼,要和他一起走下去,也只有一條路了。
    「我召喚石油人,並且根據聯合怪獸的效果,將它裝備給XYZ-磁龍巨砲。」
    如同醬油瓶般的小小機器人跳到龐然大物的XYZ背上,不一會,就鑽進它的體內。
    我手一揮,喊道:「戰鬥吧,XYZ-磁龍巨砲!攻擊青眼究極龍!」
    騎士相當有信心的說道:「妳以為能贏過攻擊力4500的究極龍嗎?2800,這點攻擊力連它的腳趾頭都碰不到。」
    「當然不只這樣,我還要再加上手上的時限解除,讓XYZ-磁龍巨砲的攻擊力翻倍!就足足有5600的攻擊力,足以戰勝青眼究極龍了!」
    看到我發動這張機械族專用的速攻魔法,果然讓他相當動搖。
    XYZ在魔法的發動下,全身冒出超過負荷的電流,同時分別從X雙肩上的砲管、Y龍頭的嘴中、還有Z左右兩側的短砲射出電磁能源的砲擊。
    從究極龍那邊看去,三張大嘴也一同吐出三束純白光束。
    當兩方面的高能量砲擊互相接觸之時,好像有個分隔線在當中維持兩邊的平衡。
    但過了不久,我這邊的XYZ突然暴增一倍的力量壓制回去,很快的就將究極龍給貫穿破壞。
    突然產生的爆破與塵煙,讓躲避不及的騎士整個灰頭土臉。
      我:500
    騎士:5400-1100=4300
    即使青眼究極龍被破壞了,對方仍然不慌不忙地提醒。
    「沒用XYZ-磁龍巨砲地效果破壞青眼究極龍是正確的決定,我移除墓地裡的真青眼究極龍會讓針對『青眼』之名的卡片效果無效破壞。」
    他這麼說,我才突然想起來好像有這條效果。
    好險!差點就真的必須投降了。
    「不過為了破壞我的究極龍,妳也有些急躁。」騎士繼續下去說明:「如果不把石油人裝備在XYZ身上,除了這次1100的傷害,還會有一次石油人倍增後的1000分,而到了第二主要階段才裝備給XYZ一樣可以代替結束回合時時限解除副作用的破壞。」
    然後,騎士露出一副「我贏了」的表情,說道:「但無論如何,下一回合妳的生命值絕對會被我歸零!」
    「不會的。你沒有下回合了!」
    或許一般的玩家是這樣想的,但是我會將這回合的勝算賭在下一張抽到的卡!
    「當裝備石油人的XYZ-磁龍巨砲戰鬥破壞怪獸時,我可以從牌組抽一張卡片。」
    雙指擺在了牌組上方,我能夠感覺到有個熟悉的人就在我的身旁,而當我們一同抽出這張卡片,我就知道現在的我決鬥不會輸給任何人。
    抽出卡片的瞬間,時間感覺到被拉長數倍,一切的行為都變得遲緩。
    「我抽到的是, 聯合攻勢!」
    騎士表情一愣,顯然不相信我會抽到這張卡。
    「發動這張速攻魔法,讓場上一隻裝備有聯合怪獸並戰鬥過的怪獸解除裝備,再一次進行戰鬥!」
    當石油人被XYZ-磁龍巨砲彈出體外,超越極限的電磁砲擊再度射出,接連打在騎士身上。
      我:500
    騎士:4300-5800=0
    「怎麼會~~~」
    這位普通的騎士在大叫一聲後,就被爆炸轟飛老遠,而獲得勝利的我也比出一個「YA」。
    就我還為這個勝場感到自豪時,一股暈眩卻開始充斥在腦中,我感覺到要失去了平衡,眼前的景色也開始模糊。
    等到視覺再度恢復,我才發現我眼前站了一名正要求加油的普通騎士。
    「喂!小姐,我要95無鉛加滿啦!」
    騎士的口氣不是很好,似乎等了一段時間都沒看到我有反應,才又再說了一次。
    「從剛剛就沒回應,是不是熱昏頭了?」
    看到他的不耐煩,我立即道歉:「不好意思,馬上就幫您加滿。」
    同時,我也感到一陣尷尬地低語:「真糟糕,居然在值班時間做白日夢了。」
    就在我處理完這位客人後,內心突然出現股感應,順著它,我看向裡面的櫃檯,就在那上方有著我放在那的牌组,與一張石油人的卡片。
 
  
[1]:檢索,當因為卡片效果將卡片從牌组加入手牌的簡稱。
[2]:就是魔法&陷阱區域的簡稱。反之,前台就是怪獸區域。


後記:
    先感謝各位能花些時間看完本文。
    其中,因為有著遊戲王的決鬥過程,希望不會有人看不懂。
    會有這篇文的誕生,可以說是中油妹-小光這個角色相當對我的胃口。
    即使人物不精緻,但是刻劃簡單明瞭,而且還有難能可貴的決鬥腦屬性(痛哭T△T
    一般我會稱呼小光為「中油醬」。
    其中一個原因是叫「小光」的傢伙實在太多了。
    就我來說,會先想到的是神奇寶貝精靈寶可夢的小光,再來是微軟的藍澤光平時我也是叫她小光,之後還有幾個就懶得提了,絕不是我一時想不到要蒙混過去。
    另一個「中油醬」的原因,則是最初那張中油妹買醬油圖讓我印象深刻,也就直接簡稱中油醬了。
    好!現在來說說文的內容。
    首先這篇文的靈感來源就是中油醬的第一篇四格的衍生,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計畫寫文的。
    那時正當我猶豫要讓中油醬使用哪副牌组時,剛好海馬與遊戲的新套牌就在那時發售。
    敵方當然不用說是用青眼白龍,甚至他的牌组我設定是以青眼究極龍為中心戰術所組成的。
    然而,中油醬使用XYZ主要理由是她人物配色與XYZ幾乎有87%的相似度。
    我想有人應該會問,ABC的配色也差不多啊,為何不選ABC?
    ……就是因為最近被ABC虐啊(爆
    老子我不爽寫阿(爆
    還有人有意見嗎(爆
    該死的銀河戰士、該死的金銀齒輪、該死的ABC
    回歸正題,這場夢決鬥最大的用意是我想讓中油醬的熱血與感性展現出來,所以會有些偏離現實的狀況。
    其中有想過份一點,讓打個牌都能夠打到爆衣的程度,可是最後還是放棄了,感覺這樣做蠻多餘的。
    反正也沒啥好看的(笑
    嗯……想說也就這些了吧?
    希望下次的新作,各位也能來看看(掰掰
 
許願池:希望原作大大給我封面(合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