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寫這篇小說,完全是因為看到噗上有人畫了性轉的十代害我也跟著一起腦補其他人物的性轉樣子,進而衍生出小說。
我的想法是就先用這篇敘述出性轉後的人物性格與特徵。
當然在名字方面,我會稍加變動,基本事會以日文發音上作修改。
如果以後還要繼續寫的話,就看看能不能將整個世界觀都完整交代作為第一目標。
另外,這是一個架空的世界,因此出現的人物不會僅限於GX系列。
-------------------------------------------------------------------------



一名少女躺在有點坡度的草地上,仰望藍天,看看蒼穹所散佈的白雲,以及感受有些刺眼的陽光。
並且,要不是她的制服顏色夠深,從遠方看去是不會注意到有個人成大字型躺在草原地上。
名為遊城十代的少女每天最享受的莫過於微風吹拂,自然界的流動行走於體表與衣物之間,像是被無形的手摸遍全身的感覺。
經過這樣暢快的感觸體驗,她自然而然地吐出一句:「今天又是一個決鬥的好日子。」
大~姊~頭~~~
熟識的呼喚從遠方傳來,
「大姊頭!」
當著急叫喊的人到了十代後頭,後者才深深後仰,印入眼簾的是一名倒立的藍髮少女。
即使不用眼睛確認,十代仍然知道找她的人是同班同學,丸藤翔子。
「翔子,有事嗎?」十代慢慢坐起身,看著眼前身材嬌小的少女。
翔子慌張地說道:「大姊頭,妳怎麼還可以這麼優閒啊?妳難道忘了現在要到演練場集合嗎?」
「咦?這是真的嗎?」
受到這消息的震驚,十代瞬間抓住翔子的雙肩。
「大姊頭妳在上課的時候都在睡覺,當然沒聽到教官說的話。」
因為遲到,惹那位嚴厲的教官生氣所引發的後果,遊城十代根本害怕到無法想像後果。
「那就快走啊,翔子!我還不想被教官殺掉。」十代慌忙地跑起,甚至一路上跌跌撞撞的。
「我也一樣,等、等等我,大姊頭!」
邊趕往演練場,遊城十代邊回憶起今年夏天入學的事。
七月,她進入了在大日帝國具有相當歷史的軍官學校,國立童實野軍官學校。
這所軍官學校在一個年級中共分為三組,『藍組』、『黃組』、『紅組』。
『藍組』是只有帝國貴族的子女才能進入,剩下的『黃組』、『紅組』才是真正按成績分班。
從入學成績看來,她應該是要進入『紅組』其中一個班級就讀的。
但是,在這個學期開始實施了特別的班級『綠組』,遊城十代幸運地被選入這個班級就讀。
「妳~們~來~啦~~~」
一股懶散,無力的聲音迎接十代兩人。
宛如沒睡醒的鄰家大姐,前田哈雅,同樣是今年的新生。
如果有人對上那半睜開的眼睛,隨即會遭到睡魔入侵,無一例外。
所以十代等人在面對哈雅同學時,注視的地方是上方那類似無尾熊耳朵的頭髮造型。
並且,另外一件不得不注意的是她胸前物件的巨大。
就算那件學生制服已經是特別訂製了,她包裹著碩大胸部的衣物還是快要像將近溢滿的水杯一樣危險。
十代忐忑地掃視教練場的一切,確認教官的身影。
「教~官~還~沒~到~」哈雅緩慢無力地說著。
「看來是這樣。」
十代與翔子對看一眼,才手按胸口,放心下來。
突然,遲到的兩人同時感受到一股銳利的眼神射來,使得身子打了冷顫。
「哼!連簡單的集合指令都無法完成,這樣還配作為帝國的軍人嗎?」
不遠處一名挑高的金髮軍校生嚴厲地責問。
男性軍校生毫無任何情感的面容,彷彿是臉上結了層霜。
「別那麼嚴格嘛,飛鳥同學!」
但是僅僅一句回話,磨得跟刀一樣利的眼神就這樣招呼在十代身上。
遊城十代剩餘的氣勢瞬間湮滅,上下唇就像被縫了起來,不敢出聲。
對於這位三代都從事軍職的世家子弟天上院飛鳥來說,上級所給的指令必定迅速、準確、完美的達成。
他從準時到達的那一刻起就是標準的立正,等待教官的到來。
「對了,似乎三澤也還沒到。」
除了教官,十代也沒見到三澤大地
「我早就到了!」
這一聲清澈的幼女嗓音讓在場所有人吃了一驚,並且都疑惑著她何時來的。
三澤就像知道大家的疑惑,回應:「人家可是第一個到的!」
「咦?在哪?」
十代睜大眼來回巡視教練場試圖尋找三澤的身影,直到衣角被拉動才往下低頭看去。
這時只看到一名已經鼓起紅透的臉頰,圓圓眼睛泛著淚水,幾乎快哭出來的幼女。
「明明人家就跟丸藤同學的身高差不多,為什麼每次都只有我沒被注意到?」她用著戴在頭上的布製兔耳戳向十代的蠻腰。
「妳跟我抱怨有什麼用呀?」
十代一邊不斷閃躲布製兔耳的戳擊,一邊安撫生氣暴走的三澤。
但是,這樣小孩的吵鬧引來一位貴族少女的不滿。
「我說啊~妳們吵夠了沒?」
黑髮的貴族少女從言行舉止中都充滿著對自家名門的驕傲。
可能是因為她身上披了一件有點破舊的黑色大衣,所以經過保養的白皙肌膚顯得更加潔白亮眼。
這就是位於大日帝國東北的大貴族三女,萬丈目準。
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原本打鬧的兩人也停下動作。
「所以我才說,平民就是平民,連最基礎的教養都沒有,還妄想身為貴族的我和妳們合作?」
萬丈目準的居高臨下正是衝著遊城十代、三澤大地、前田哈雅三人。
「另外……丸藤翔子,妳也一樣!」
萬丈目的針對,那樣鄙視的態度,讓翔子想起過往的惡夢。
一隻手放在她弱小的肩頭,彷彿壓住心底的瘡疤。
十代安慰著:「沒關係,翔子妳不需要在意那個貧乳貴族講的話。」
「貧、貧乳?」暴怒的準指著十代,高聲叫道:「妳這分明是在對我們萬丈目家的挑釁!」
「是嗎?我想妳家裡應該就只有妳吧?」
準的腦海瞬間飄過兩位姊姊豐滿的身材,臉上立即現出羞紅。
「這不是重點!」
「總之,妳汙辱了身為名門貴族的我,就是使萬丈目家的顏面受損。」
「那妳打算怎麼做?」
「我要對妳提出決鬥!」
「沒問題,這裡隨時都可以。」
只是才剛決定好解決方法,兩人卻發覺她們中間的一點影子正加速擴大。
抬頭仰看,突然驚覺一重物正快速地由上方墜落。
兩人退開的同時,不明重物也立即著地。
當塵煙散去,才顯現一台赤紅的D輪。
車上的騎士全身為緊身裝備,描繪出成熟女性的曲線。
拿下安全帽,黑髮碧眼的二十歲女性正是在場軍校生的教官,不動遊星。
而她左眼下黃色線條的記號,是讓人顯眼且難忘的特徵。
「集合!」
聽到教官號令,所有軍校生立即排成一橫排。
不動教官簡潔說明狀況。
「不好意思晚到,剛剛陪同院長接待貴賓。」
並且趕到演練場的同時,也察覺爭執的情況。
「關於剛剛話題,我也聽到了。」
「軍校生,就該知道軍隊只有長官和下屬,沒有其他身分!」
「請各位記住!」
「準同學,了解嗎?」
「我、我懂了。」
「丸藤翔子妳也必須記住這點。」
「是。」
飛鳥上前行個軍禮,說道:「不動教官,請發布今日的任務!」
「嗯。」不動遊星戴上決鬥盤後,高聲宣布:「今日的課程是分組訓練,三人為一組與我進行決鬥!」
翔子怯懦地說道:「這、這樣對教官不是很不利?」
「任職教官,一次應付三位學生不成問題。」
三澤也言明不動遊星教官之前的經歷。
「不動教官在之前是在民間組織『決鬥者聯盟』之中工作,是其中相當有實力的決鬥者。」
「決鬥者聯盟?那是啥?」十代尷尬問道。
天上院飛鳥如此說道:「遍及全大陸的民間互助組織,大陸任何一個國家也不敢小瞧它。」
翔子若有所思地說著:「不過,他們似乎不得干涉國家內政。」
「說起來相當慚愧,萬丈目家的領地因為有他們的分部,在治安與治理上才會輕鬆許多。」
「好了,這個話題到此。」不動遊星打住話題。
「現在開始今日的分組訓練!」
不動教官的話雖然不大聲,但是卻清楚地傳到每位學生的耳裡。
「首先,遊城十代、三澤大地、丸藤翔子,上前!」
「「「是!」」」
在軍校生充滿活力的回應後,開始了今天的練習戰。
這個新成立的班級『綠組』,是由遊城十代、三澤大地、丸藤翔子、前田哈雅、萬丈目準、天上院飛鳥等以及教官---不動遊星等七個人組成
這時,她們並不知道這個貴族與平民共同組合訓練的班級,究竟對帝國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