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的短文是用來當作琪沙拉本子的開頭,藉由它作為之後展現琪沙拉在原作中並沒有的黑暗面

========================================


在一片湛藍的無名空間,散發著晶瑩白光的人影飄浮於當中。
纖細且修長的身軀,側身的曲線圓滑,即便是胸前起伏的不明顯,也能夠辨別出來那樣的身影是一名窈窕的女子。
但,身子真實的狀況,都被潔白的光芒所包覆。
唯一知道的是,她有著一頭及臀的白髮,與睜開後才得知的藍瞳。
她醒來,所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她的名字是琪沙拉。
世界誕生了這位的精靈,可是精靈卻沒有從世界那裡得到除了名字以外的一切資訊。
她的第一句話,問了:「我是琪沙拉,但我到底來自於何處呢?」
周圍,沒有任何有意識的物件能回答她。
唯一能夠問的只有自己。
琪沙拉也就再度閉上眼睛,不斷詢問著內心深處。
而時間流逝了,自己的心咚咚跳著沒有說出一句話,可是隨著鼓動所傳來訊息是名為決鬥者的存在。
決鬥者,信任著決鬥怪獸;決鬥怪獸則是回應了決鬥者的期待。
屬於她的決鬥者逐漸清晰了起來,那名高傲的少年,有著不輸於任何人鬥爭意識,他叫作海馬瀨人。
不過奇怪的是,似乎也有決鬥者以外的人。
是面容模糊的兩位老人,琪沙拉從中感受到堅定且溫柔的情感。
但那樣的暖洋洋一閃即逝,琪沙拉主要在意著海馬瀨人這位自己的決鬥者。
想著他,無形中混入了一名遠古人類的女性情懷。
琪沙拉微笑起來如同剛綻放的花朵,臉頰也泛出紅潤。
洋溢的幸福感沒有持續多久,琪沙拉被體內深處的異變瞬間驚醒。
啪嚓!
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撕成了兩半!
琪沙拉臉上突然出現了驚愕。
她還未理解到那股痛徹心扉的感受到底是什麼緣由,脖子已經猛然橫劃出一道驚悚的撕裂傷,鮮紅血色彷彿不要命地往外噴。
「呀啊啊啊啊————」
令人感到絕對地痛楚在琪沙拉內外同時迸發,她尖叫的高音使得空氣顫慄了。
不知過多久,琪沙拉帶有倦意低著頭,脖子傷口雖癒合,但已然有著無法抹消驚心傷痕,純白的身軀也佈滿鮮紅的血河。
散亂的髮絲覆蓋些許面容,藍眸充斥了血絲,琪沙拉更像是一頭受傷的母獸。
她眼中清楚的看到了代表自己的卡片被海馬瀨人撕裂成兩半,並且如同垃圾一般撒落地面。
由被愛著的高處瞬間跌落到被遺棄、被傷害的谷底。
極大的反差,產生了極大的負面情緒。
「海馬瀨人……你竟敢這麼做!」
琪沙拉此刻低沉的嘶吼,不像是精靈,反倒是像來自於深淵的惡鬼。
「背叛者……背叛者……背叛者……我……」
帶著怨恨,連續說了三次背叛者,最終在話語的後面已經打算自己要如何行動。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琪沙拉放棄了原來的打算,取而代之的是不計形象的瘋狂大笑。
正因為是自己最了解的決鬥者,所以她笑了。
她知道那個男人不會屈服於任何阻力,唯一讓他屈服的手段就是海馬瀨人自願屈服。
琪沙拉臉上淡笑,她想通了這件事,接著就必須開始著手準備讓他屈服的一切手段。
而最要緊的開頭,就應該是先穿上一套合時宜的衣著。
光芒斂去,白皙軀體顯露無疑。
過會卻是出現了兩團黑霧僅纏繞上下兩處重點。
黑霧漸漸匯集,在琪沙拉的身上形成一件黑紗禮服。
不知是不是低胸的設計襯托出更顯圓潤的北半球,又或者左側的開高叉,使得此刻的琪沙拉增添許多艷麗。
琪沙拉撩人地揮出手臂,面前瞬間產生一面水鏡,望著前方一模一樣的身影。
鏡子的顯像沒有讓她滿意,她的微笑立即平淡並且變成咬牙。
脖子上那道不可抹滅的疤痕,是對海馬瀨人憎惡的象徵。
琪沙拉不會想要每每面對自己,就回想起那決鬥者對於精靈的背叛。
雙指在那傷痕抹一下,黑霧再度飄出,環繞一圈脖子,凝聚成一條黑絲圍巾。
這時,琪沙拉才滿意的點頭。
鏡子中,白皙的肩頭微微抬起,手臂擠壓兩粒胸前的雪白北半球,而那不懷好意的微笑使得她一身更為撫媚。
突然!猙獰取代了撫媚微笑,右手成爪,撕裂了水鏡,瞬間放出她的瘋狂。
可是,看著琪沙拉黑色的倩影,又不失一絲優雅。
「海馬瀨人……這一切都是由你開始的……」
被憎惡所感染,早已扭曲的無機質臉孔,配上彎月般的微笑,彷彿在嘲笑世間擁有的一切。
憎惡的是海馬瀨人,黑色的琪沙拉卻已經決定與他關聯的人們都將籠罩在她的陰影下。
「我的傷痕可是在吶喊著!」
「我要你屈服我啊!哈哈哈哈哈————」
琪沙拉絕對不會吝嗇於分享。
在海馬瀨人屈服於她的那一刻,臉上必然也會有著憎惡。
當雙方有著同一樣東西的時候,這難道不就是羈絆嗎?
琪沙拉因高漲的情緒,周圍不斷湧出黑霧,更是顯現出一股雍容華貴。
琪沙拉輕輕的一點前方,空間就像被桶破紙扇門,破洞邊緣如同玻璃嘩啦嘩啦碎裂。
琪沙拉有著黑色魅力的背影一步步進入破碎的空間裂縫中,一頭白色長髮中飄盪著黑霧。
白龍的精靈懷著痛苦、憎惡、怨恨以及充斥的惡意,開往決鬥者們位於的現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