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是尤貝爾,自從那個時候我就一直看著你的背影。
我,並不討厭這樣。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
對吧!我親愛的遊城十代。


標題:心之花

我時常想起那段我與他爭奪你的日子。

他是約翰安德森,一個視精靈為家人的決鬥者。
那個時候,他是距離十代你最近的人。
他在十代身旁的每一幕都讓我的心如同針在扎一般。
礙眼!
真是礙眼!
不過......
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呵、呵。
現在十代身邊的人是我,不是約翰安德森。
是我、是我尤貝爾啊!
呵、呵、呵......
「怎麼啦,尤貝爾?什麼事讓妳這麼高興?」十代回過頭來看我。
十代看了我,十代又一次的正視了我。
這真是太美妙啦!
「尤貝爾?」
十代溫柔的呼喚,喚回了正極度愉悅的我。
我「老實」地回答十代:「我剛剛回想起我與十代過去那些愉快的日子。」
我親愛的十代露出天真的笑容,這麼說:「那真是太好了。」
沒錯!這只是一個發生在我們三人之間的小故事。
而已......
我,我在這裡。
在這個次元的空間等著你。
你會來吧?
你會到我這裡來吧?
不,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因為,他也在這裡。
望向一旁,一名青髮少年被吊在半空中,身形彷彿被釘在十字架上,帶刺的荊棘纏繞著他的身體。
「為、為什麼你要這麼做?」約翰安德森忍著痛苦這麼問。
我也很乾脆的回答他:「這一切都是為了十代,為了我最深愛的十代。」
只認識十代短短幾天的約翰怎麼能理解我對十代那深刻的愛呢?
「難道把決鬥學院的大家扯到異世界,把我困在這裡,這樣的傷害十代就是你的做法嗎?」
傷害?對,就是傷害。
想當初經過大氣層的摩擦所感受到有如煉獄烈火焚身的痛楚,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要受到如此的對待?
過段時間,我理解了。
原來這就是愛,這就是十代所給予我的愛。
「傷害,這就是十代教給我,給予愛的方式!」我看向灰濛的天際,彷彿望穿次元,說道:「我喜歡十代,我深愛著十代,所以我要傷害你的同伴,傷害你的約翰,給予你最深刻的愛。」
「我不會吝嗇的,我這裡有著對十代滿滿的愛,也會分一些給你和你所謂的家人。」
我舉起手喚來他的家人,寶玉獸。
「大家?」他察覺寶玉獸們的不對勁,大聲問道:「大家是怎麼了?」
他們都被我細心地套上項圈,被我的惡意溫柔地包裹著,因此他們無法拒絕我所下的指令。
即使這有違他們的意願。
我下了吩咐:「把你們的愛都給予約翰吧!」
起先他們抗拒著,但不久後那股抵抗就屈服在我的力量之下。
寶玉獸們充滿著攻擊性地往約翰方向奔去。
以下的景色真是艷麗啊!我見證到了原來愛是如此的美麗。
黃玉虎,銳利的爪子襲向約翰胸膛,衣服被撕裂,結實的胸膛出現深沉的爪痕。
藍鈷鷹,鳥喙瘋狂的啄著四肢,被掘開的數個鮮紅湧泉。
琥珀長毛象,長鼻當鞭往側腰鞭去,浮現紫青的長條印記。
青玉天馬,尖角戳入腹部。
翡翠龜,堅硬甲殼撞上胸口,清脆地碎裂聲清晰可聞。
紫晶貓,也在胸口上加上X形的爪痕。
露比,在他的臉上一陣亂抓。
寶玉獸每一次所給予的愛都讓他發出悅耳的叫聲。
「再來,再給予吧!」我感受到,愛所展現的美妙音律。
寶玉獸們最後同時咬上約翰那殘破身軀。
「啊啊啊啊啊!!!」
愛的聲樂達到一個高潮而結束。
他們深深的咬上,正留下無與倫比的愛情。
他痛苦扭曲的表情以及被控制的他們所流下的血淚。
這真是美麗的愛之傑作!
我捏緊他的下巴,看著他那即將黯淡的眼珠子,問道:「約翰,現在感覺如何啊?感覺如何啊?」
我品嘗著他幾乎失去靈魂的意志,並思考著下一次該如何展現我對十代的愛。
「住手!」
這個熟悉聲音?這個我等待已久的聲音。
啊〜我等很久了。
我等你很久了。
我終於等到你來了。
「十代〜」我已經迫不及待地大聲呼喚著等待之人的名字。
站在後方的人正是讓我每晚魂牽夢縈的十代。
「約翰!」
咦?
為什麼?
為什麼十代叫喚的人並不是我?
「十……代?」
他,原本灰濛的瞳孔再次有了生氣。
不該這樣的,不該是這樣的!
「約翰你沒事吧?」
「十代……你來了。」
「約翰你怎麼了?」
「只是……小傷……而已。」
「約翰我馬上就救你下來。」
……你竟然無視我到了他的身邊,想要將他從我的禁錮救下來?
「約翰……約翰約翰……約翰約翰約翰......」我瘋狂嘶吼那討厭的名字。
「尤貝爾?」
「我長久以來對你的愛,難道比不過才認識幾天的約翰嗎?十代!」
「因為......約翰能夠看的到精靈……又很合得來。」
「呵呵呵……為了你我也什麼都可以做得到呦!」
「尤貝爾,那......可以請你解放寶玉獸們嗎?」
「十代……別白費……那家伙不……會這麼做……
「解放?呵呵,可以呦。」
「既然是十代開口,我也不會不回應你的要求。」
他一臉的質疑,似乎不相信我的話。
放心吧!我會讓寶玉獸確實的解放。
從這個世界上。
我打了個響指,一個個玻璃爆碎的聲音此起彼落,寶玉獸們瞬間化成寶石碎屑。
那項圈不只是操控他們的道具,還擁有著自爆的功能。
也就是說,再也不存在了,再也不存在名為「寶玉獸」的精靈。
呵呵呵呵呵呵……
「大家……
他的絕望和他滿身的傷痕,用破布娃娃來形容再適合不過了。
「寶玉獸……怎麼會?」
親愛的十代,你似乎料想不到會是這種結果。
不用擔心,你心裡的傷痕就由我來撫平。
但是在這之前。
「十代,如果你要回約翰的話,就和我決鬥。」
我會把我的愛確實傳達給你。
「我......不想決鬥。」
「十……代?」
「親愛的十代,我是知道的。」我說出來那個原因:「你還在害怕使用融合卡吧。」
十代低下頭,默認這個事實。
就算這樣的頹廢,逃避決鬥,我也不會因此討厭你呦。
因為這樣的你最後就只能依靠我。
「十……代,決鬥……決鬥吧!」
約翰?居然只因提到決鬥就恢復了些許精神。
「不要!我不要決鬥!」十代就像受到極度驚嚇的孩子,蹲在地上,摀住雙耳地逃避著。
「現在的我根本做不到啊!」
「你要……逃嗎?」
「十代!你是為了什麼而來到這裡的?」
喔?不顧受傷的身心還如此的大喊。
「小翔、萬丈目他們都因為我要找回約翰而消失了。」
「十代,你不是要帶我回去嗎?就算其他人消失了,現在在你面前還有我,決鬥吧!」
十代戴上了決鬥盤。
他的那句話似乎對你起了效果,居然會讓你決定面對我。
這樣也好,我相當感激你這麼做,待會也一定會好好的回報,約翰。
「十代,這次我會確實地把愛傳達給你。」
……
我飽含決鬥和他微弱的決鬥開啟這場愛的戰鬥。
「先攻就讓給你吧!」
你現在光是戴著決鬥盤就滿是痛苦的表情。
這樣不行啊!我還沒有把愛傳達給你呢!
「抽牌。」
看著你抽出這場決鬥的第一張卡,臉色就變了,很明顯那張就是「融合」。
十代不安地看向約翰。
「我不能逃,我不能逃,我不能逃,我不能逃!約翰還等著我啊!」你大喊著,勉強自己發動融合。
「羽翼人、爆炎女郎融合,召喚火焰翼人。」
「結束。」
我相信只要你感受到我的愛,一定不會理會他的。
「輪到我的回合。」
我將自己的分身召喚到場上,讓火焰翼人攻擊我的分身,發動我的效果。
火焰翼人所造成的戰鬥傷害將會全部返還給十代。
「感受吧!這就是十代,我對你的愛啊!」
「啊啊啊啊啊!」
火焰包圍、灼燒著十代,傷害他人、傷害自己這就是十代交給我的愛啊!
但是這樣還遠遠不夠,我多年來朝思暮想的愛還不只這些呢!
對了,在這之前先來個占卜吧!
「十代,你知道嗎?有一種占卜對於愛情的準確度更甚於塔羅牌。」
「是......是什麼?」
我的周圍纏繞起條條荊棘,並在右手的附近盛開了一朵青色玫瑰。
「是花占卜呦。」
「輪流說著喜歡與不喜歡,將一片片的花瓣拔起直到那最後一片,那個結果將是喜歡的人的真心話,你難道不覺得興奮嗎?」我自顧自地說著,並捏住其中一枚花瓣。
「你......你要......做什麼?」
約翰,挺敏感的嘛!
我反問他:「這朵花很像你,對嗎?」
「喜歡。」
拔起花瓣。
「啊啊啊啊啊!!!」
他的哀號,總是能令我愉悅。
「約翰!」
「十代,每到新的回合,我就會拔起一片花瓣占卜,希望最後會是個好結果。」
這樣十代無論如何都會想儘早結束決鬥,所以一定會對我採取激烈地攻勢。
果然,這回合十代削減了我大量的生命值。
太高興了。
「你傷害著我,回應著我對你的愛!」
那麼我也更深地、更重地,給予你愛的烙印。
輪到我的回合,我的分身化為一條雙頭龍,我則騎乘在龍的背上。
當然我也不忘說了「不喜歡」,拔起一片花瓣。
他的悲鳴,足以成為我與你的愛的調味料。
又過了三個回合
我吃了一驚,他那已破破爛爛的身軀竟然還可以忍受多次椎心刺骨的痛楚,我真的很期待他撐到最後一刻的樣子。
但是,我更想知道占卜的結果。
所以我發動了陷阱。
指定場上一張怪獸卡,經過的回合數等於該怪獸的等級。
我的分身等級是十一,所以是十一個回合。
「住手、住手、住手啊!!!」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喜歡......
剛好,占卜結果出來了。
是「喜歡」啊!
「十代是喜歡我的啊!」我高興地呼喊著,向天地宣言這項結果。
我找尋你的身影,想分享這項喜悅。
看到你正接近那氣若游絲的他。
無妨!現在的我正高興著,就讓你迎接他的最後一刻吧!
他把手伸出去想要接觸十代,他妄想在最後一刻碰觸到十代。
很可惜地,他沒有如願,不過就只差幾釐米的距離,就先化為許多黃色光點消失了。
「呵呵,消失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阻礙在我和十代之間的障礙終於消失了。
十代,是我的了。
「十代,成為我的東西吧!」
「我拒絕!」
「什麼?這樣的回答?」
看著你流下淚水的眸子,竟有如野獸般的亮黃。
難不成是?
「那個已死的霸王之心回來了嗎?」
「沒錯!是失去約翰的悲傷喚回了他!」
「尤貝爾,我要用霸王的力量送你與約翰陪葬,連同你所謂的愛。」
被拒絕了?
我的愛被拒絕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
「約翰約翰約翰,他都已經消失了,為什麼還讓你這麼執著!」
我的聲音變為男性化,這是只有我的意志瘋狂顯現出來時才會有的狀況。
因為憤怒,因為悲傷,更重要的是我的愛竟然被拒絕了。
這個瞬間,我的分身再度產生變化,由雙頭龍變化為中央有著顏面的魔人,與瘋狂憤怒的我正式融為一體。
「既然如此,不接受我的愛的十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和你都清楚一點,現在雙方的想法都是要令對方消失。
拒絕,拒絕著對方的存在!
霸王十代到了他的回合,憑藉著那股無雙英姿,召喚新生人。
但是,不管你要做什麼,都一定要經過我的第三型態這一關。
只要輕輕觸碰到我,你就會被自己的力量所滅。
霸王的力量令次元空間震動著,周圍產生不少空間裂縫,流出奇妙的霧氣。
霧氣,覆蓋了你的身姿。
不久,新生人脫離霧氣向我襲來。
「來吧!既然你不接受我的愛,就在我的愛當中溺斃吧!」
奇怪?我的效果沒有發動?
「嗚……我被擊中了?」
是利用魔法的效果使新生人對我展開直擊嗎?
身上的傷,痛楚正逐漸地礦大中。
「好痛,好熱啊!我的身體好像快四分五裂了。」
不,這是真的。
我的身體冒著煙,開始龜裂,靈體快要崩裂了。
霸王十代來到了我的面前。
你是要親眼看著我的消失嗎?
這樣也好。
至少在深愛的對象面前消失也算是一種幸福。
十代向我伸了出手。
「為什麼?剛剛明明那樣的拒絕我的愛。」
這是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十代的淚珠不斷地掉落,我伸出手去接,感覺到的是那樣的溫暖。
這就是真正的十代嗎?
十代牽起了我的手,瞬間,許多畫面湧入我的腦海。
前世的記憶。
我對王發誓與王子共同對抗破滅之光。
身體忍受極度痛苦,化為龍的非人身軀。
還有,你成人之前的守護誓言。
原來如此,我的愛你早就已經接收到了。
剛剛的霧氣居然是時空流離的記憶。
「尤貝爾,我不會再讓你孤獨一人了。」
「十代?」
我等了許久的時間就是為了你的這句話啊。
眼眶,漸漸地產生熱與濕,液體順著臉龐滑了下來。
十代,抱緊了我。
「超融合啊!將我和尤貝爾合為一體吧!」
現在身為霸王的十代,發動了強制一切融合的力量。
終於,十代願意接受我,接受我的愛。
「十代,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恩,我們永遠在一起喔。」
就這樣,我與十代相互融合化為一道光柱,貫穿了這個次元空間。
風,吹醒了陷入回憶的我。
不知何時,周圍飄滿了黃色的玫瑰花瓣。
嫉妒、被拒絕的愛,還有......
「永恆的微笑。」
「十代?」
「尤貝爾,妳的微笑很美喔。」而後,十代不好意思地低頭說道:「而且,我能夠永遠的欣賞到它,難道不是永恆的微笑嗎?」
聽到十代這麼說,我的心綻放了。
如同花一般地盛開。
心之花,歷經過許久的過程,才終於展現出如此地艷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