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中秋節特別文章---孿生

 
一彎棕亮色的長髮束在身後,臉龐的淨潔如同月白,修長身材在黑夜中佇立,就好像夜晚是為她所存在的。
我胸中掀起一股震撼,世界上居然會有如此美麗的女性。
那個時候的我應該只會對決鬥怪獸的事物在意,可是她的魅力卻遠遠超過了我對決鬥的喜愛。
像是月之女神的女性這時也感覺到我在關注著她,視線也移到在下方的我。
我以為她會為此而生氣。
可是出乎意料,她的臉上不但沒有怒容,還給予了我微笑。
我永遠無法忘記,她的眼神有著不輸於男性的堅毅,微笑中似乎蘊藏著鎖定獵物的喜悅。
不知怎麼的,心頭的一揪就如同被箭所射中。
一段時間內我一直沉迷在她的魅力之下,等到從中醒來之後,已經找不到她的身影了。
直到現在我仍有些後悔,為何沒有勇氣在當下過去問她的名字呢?
這段回憶,是在我成為高中生之前的暑期夜晚所擁有的。
那晚,天空正掛著一輪巨大的圓月。
「詠森同學,請與我進行一場決鬥吧?」
溫柔且有著禮儀的決鬥請求,將我從記憶的深處拉回來。
「......嗯?」
如今在我眼前的是一名我相當熟悉的金髮少年,他正用著堪稱完美的笑容等著我的回答。
突然,心頭的一震讓我瞬間清醒。
他的笑容與暑假回憶的美麗女性居然會重疊在一起。
「不不不,這肯定不一樣。」
「怎麼了嗎?」
金髮少年蹲低身子,將臉貼近面前。
我一把推開那傢伙,喊道:「不、不要這麼靠近!我說過多少次了?」
我暗自否定笑容的相同性,一個是在黑夜中盯住獵物的愉悅,另一個是像陽光散發溫情的笑容,怎麼可能會有著相同的地方呢?
這可能是還受到剛剛白日夢的影響吧?
下了這樣的結論,也就不再去在意那樣的疊合。
對了,我稍微介紹一下。
那名金髮少年我叫他阿耀,是在我升上高中,來到這個班級第一個過來與我搭話的人。
本來沒有自信能與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好好相處,可是當他在我面前的那一瞬間,他陽光般的性格驅散了內心的不自在。
之後,就順利的成為朋友。
雖然他有說過本名叫福什麼斯的,不過我覺得有點難記又加上他說過名字的含意是「閃耀者」,就乾脆直接叫他阿耀了。
阿耀站起來,拍去身上的灰塵,再次富有禮貌地問道:「詠森同學,請與我進行一場決鬥吧?」
「不、不了,我的牌組還沒有調整好,下次吧。」
這其實是我的推託之詞。
牌組並不是沒有組好,而是我有些恐懼......
我喜歡決鬥者,我想成為一名決鬥者。
但是不知道為何,每當我拿起牌組,心中總是湧現莫名的沒自信。
「我明白了,直到你願意,我都會等待的。」
我打個冷顫,連忙回應:「別給我說的這麼肉麻!」
真不曉得他是不是故意的?
明明我也是男的,偏偏要用這種『王子對公主』的禮遇。
有時,我還真有點懷疑他的性向是否正常。
也不想想突然受到這樣的『禮遇』,任哪個女孩還都會害怕吧?
我是夏詠森,決鬥學院TW分校的二年級生,正為了有些怪異的朋友而煩惱。
為了緩和有些尷尬的氣氛,我打算開啟有關決鬥的話題,而且這件事也是近來決鬥怪獸中的熱門。
「昨天的直播,你有看了吧?沉寂已久的三極神又出現在決鬥怪獸中了。」
「確實,在這個時代眾神都將依附在決鬥中,打算再現神話時代的威信。」
怎麼話題會是這樣的方向?
不過也真是稀奇,仔細瞧瞧阿耀的眼中居然會有這樣的深邃。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在意他的狀況。
還是想想,這話題要怎麼接下去啊?
「那、那以後是不是可以看到神和神之間的決鬥啊?」
我、我在問些什麼奇怪的問題啊?
「沒錯。這意味著眾神的戰爭又要開始了。」
「嗚......不會吧?不要跟我說是要迎來什麼諸神黃昏這種莫名其妙的結局。」
聽到我說的這話,阿耀又是對我擺出燦爛的笑容。
指不過這次加入了他的針對,感覺就會變成是......
「這次你笑得很噁心耶。」
阿耀抬頭望向教室另一邊的天花板,繼續說著:「眾神的戰爭,真要說的話從一百年前的紅龍與邪神的戰鬥應該就已經開始了。」
說到這個......
「『新童實野的英雄』不動遊星一直都是我嚮往的目標。」
阿耀點點頭,理解般地說:「隨著時間的推進,也孕育出新的英雄、新的神話嗎?」
「說的你好像見證過其他神話一樣。」我不由得吐槽這點。
阿耀再度看向我。
嗚......又是那種一副「我就是見證過」的笑容。
「不過你未來的遭遇一定不會亞於不動遊星的。」
「這是你的預感嗎?」
這讓我感到相當擔心,從以前的經驗來看,他說的沒有一件不成真。
「不,是預言。」
「預言?人類怎麼可能預知未來?未來不到最後是不知道的。」
「我的預言是不會失準的。」
當阿耀這麼說的時候,感覺到的是一種沒來由的確信。
這可以說是他的魅力嗎?
在思考阿耀整體是個怎麼樣的人的時候,上課的鈴聲在我的答案出來前打響了。
「這位是今天要成為我們班上的新同學,菲雅莉‧萊特史溫。」
台上的老師介紹著毫無預警轉學過來的新同學,而這時班上的同學已經開始一陣歡呼了。
轉學生有著嬌小的外表,無機質的臉龐,讓人不由得產生一股保護欲。
相較之下,對女生來說,她就像是有著森林綠捲髮、琥珀色瞳孔的精緻人偶,想放在手心上疼愛。
「大家......好......」轉學生舉起右手小幅度的晃動。
她的表情幾乎沒有起伏,對於班上熱烈的歡迎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應,感覺是個沉默性格的女孩。
可是在這瞬間,大部分的同學被她無口的屬性打動,已經往講台一湧而上,圍住她不停地拋擲問題。
我自己也是想去認識一下轉學生,可是已經慢了。
當我不再關注台上的狀況,卻突然感覺一股視線射過來,總覺得轉學生好像往我這裡看了一眼。
可是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我就當作是錯覺,準備取出抽屜的課本,為第一節課做準備。
拿出課本的同時,一只信封也掉在我的大腿上。
一時之間,我沒有意識到它存在的意義,還問著自己:「我有……這東西嗎?」
中午一到,我像是火燒屁股一樣的趕到圖書館。
根據昨天得到消息,說是今天會上架學校剛購買的經典傳記「百年的英雄,不動遊星」。
如果不早點去借,一定會先被搶光的。
「哼哼~
我開心的哼著小調,手上抱著剛好最後一本的新書,準備到櫃台借閱。
可是還沒出書架群,卻有個人先站在我的面前。
「妳不是轉學生嗎?也是來看書的?」
轉學生搖搖頭,說道:「不是……」
「有事……找你……」
果然早上的視線不是我的錯覺。
可是她有什麼理由找我呢?
「妳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和轉學生今天可是初次見面的。」
「我知道……」
「菲雅莉……就好……」
轉學生可以直接讓我叫她名字,難道會是……
「來找我當朋友嗎?」
「你被惡神纏上。」
唉……?
唉唉唉唉唉!?
怎麼給我的答覆居然是這樣的?
現在頭腦裡一陣爆炸混亂。
完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呀!
「詳細……不明……但……近期……生命……危險……」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
得知這樣的狀況,我蠻想哭的。
「也許……無關……」菲雅莉解釋地說著:「神……須藉決鬥怪獸……重建……神話時代……威信。」
「有時……化為卡片……選擇決鬥者……代行神諭。」
「像是……三極神嗎?」
轉學生點點頭,同意我所說的。
「另一種……以決鬥者……為祭品……豎立神威。」
「你……後者……」
不過,換個方面想就只是要決鬥嘛。
「那、那打贏決鬥不就好了。」
菲雅莉同樣搖搖頭,說道:「眾神……具命運頂端……強運……超越人智……千年睿智……以及……凡人……無法觸及……精神力……」
「反抗神……是愚蠢的。」
真的有這麼離譜嗎?
「決鬥……體會……」
菲雅莉應該是見我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而提出決鬥的要求。
她從身後拿出決鬥盤戴上,同時也有將準備給我的那一個丟到我的懷中。
感覺菲雅莉是要讓我從決鬥知道什麼。
總之,先順著她的意思吧。
「「決鬥!」」
在宣言決鬥瞬間,腳下好像浮現出像是貓頭鷹的圓型紋章,而且還發出紫黑色的光芒。
這是怎麼回事?
算了,先不管吧。
現在生命值各是4000點,該如何削減菲雅莉的生命值呢?
……又開始沒自信了。
還是取得先攻,看看情況好了。
「由我先攻,抽牌!」
「我發動魔法卡,迷途羔羊,在自己的場上特殊召喚兩隻仔羊代幣,成守備狀態。」
我的場上出現兩隻像毛球一樣的小羊,一隻是白色的,另一隻是粉色的。
我比較喜歡粉色的,看起來比較大,抱起來好像比較舒服。
「這樣一來,這個回合就不能進行其他召喚、反轉召喚以及特殊召喚。」
「再覆蓋一張卡片,結束這回合。」
我覆蓋的卡片是籃板,無論是要破壞這張卡,還是要將我的小羊返回手牌,都對我是有利的。
沒錯,對於我的決鬥要多有自信一點。
「我的……回合……」菲雅莉看著剛抽到的卡片,默默說著:「這就是您……所給的……神諭。」
「對方場上……存在……我方……不存在怪獸……特殊召喚……惡龍……」
菲雅莉的場上冒出一隻紫色身軀,綠色翅膀的龍。
「用這個方法召喚惡龍,它的攻擊力和守備力就會變成一半,所以攻擊力變成1000,守備力就是1200。」
從手牌特殊召喚等級五的怪獸,我想真正的目的應該是要進行同步召喚才對。
還有,那隻龍好醜喔。
「魔法……巨龍展翅。」
這是將自己場上等級五以上的龍族怪獸返回手牌,並且會破壞所有魔法陷阱的卡片。
沒想到,居然是打出這麼一張有選擇空間的卡。
如果讓籃板被破壞掉的話,可以從牌組抽一張卡。
這樣一來,會不會抽到比較好的卡片呢?
不行不行,惡龍返回手牌還是可以再一次特殊召喚的。
「發、發動籃板!」
「當對手使用返回手牌的卡片效果時,可以無效,並且把一張手牌或是場上一張卡送入墓地。」
「我無效巨龍展翅,然後選擇惡龍送入墓地。」
「召喚……灰翼。」
這次的龍像隻蚊子。
攻擊力是1300,我守備力0的小羊根本擋不住。
「捨棄……一手牌……可以……戰鬥兩次。」菲雅莉比了YA的手勢。
她沒有起伏的表情,配上那個V,真是會想讓人衝過去抱她一下。
「死者甦醒……墓地……特殊召喚……獵人貓頭鷹……效果……風屬性……一隻……上升500……攻擊力。」
獵人貓頭鷹原本的攻擊力是1000,除了自己是風屬性,另一隻龍也是風屬性,這麼一來就是2000了。
話說回來,那是什麼時候在墓地的?
「有翼之蛇……象徵……貓頭鷹……信使……那位大人。」
明明就是龍,怎麼會叫有翼之蛇?
「戰鬥……」
像蚊子一樣的龍,連續吞下我的兩隻小羊。
「我可愛的小羊啊!」
「獵人貓頭鷹……直接攻擊……」
手上拿著十字弓的貓頭鷹射出的箭,刺穿了我的肩膀,灼燒般的激烈痛楚迸發而出。
「嗚……好痛呀!」
真實的傷害讓我眼角明顯流出淚水,手掌緩緩按壓肩膀,希望多少緩和痛覺。
這樣戰鬥應該就結束了吧?
「燕巢……」
「居然是速攻魔法!」
那是解放一隻鳥獸族,可以從牌組特殊召喚相同等級的一樣是鳥獸的怪獸。
「解放……獵人貓頭鷹……牌組……特殊召喚……同名卡……再一次……直接攻擊。」
這次是貫穿腹部,雙腿已經開始在抖,總覺得快要站不穩了。
不過好在我的生命值歸零,這場決鬥已經結束了。
菲雅莉遞給我手巾,我擦去臉上的淚水。
「謝謝……下次會洗好還妳的。」
菲雅莉說道:「與神決鬥……就是……真實傷害。」
完全用身體感受到了,與神決鬥的艱苦。
決鬥過後,反而冒出一個疑問。
「對了,我還沒問菲雅莉的真實身份是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