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來到一年一度的閃光節了。
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已經達成26年都沒有拿到巧克力的成就啦!
好了,不談這件令人驕傲的事。
開始以下的正題。
既然是閃光節嘛!我就來寫一篇正常向的BG,所以我選擇了蟹秋。
也就是,不動遊星與十六夜秋。
雖然我比較喜歡十六夜的全名叫「十六夜秋(AKI)」
但是,在經過一番掙扎後,我還是選擇「十六夜亞紀」這個中文念法比較順口的名稱。
時間點是在聖櫃搖籃事件後的數年。
這個時候,不動遊星與十六夜秋已經成為情侶。
所以,這篇文是5DS的衍生。
以下就請各位讀者好好觀賞囉!
------------------------------------------------------------------------


處理完下個病人就可以下班了。
我是十六夜亞紀,目前擔任童實野醫院的醫師。
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那個人應該會有所行動。
正當我思考著他會採取怎麼的行動時,診間外傳來激烈地爭吵聲。
「先生,您不能進去啊!」
「怎麼不可以?我是病人,難道不能看病嗎?」
這聲音好熟悉。
「您這樣不符合規定。」
「哪裡不符合規定?我也是排隊掛號的。」
莫非是?
「但是……」
「還不讓我過去?」
但是先生,這是婦科門診啊!
「警衛!把這位先生請出去。」
另一位聲音較為成熟的女性請來警衛,直接將那位先生請離開。
這麼果斷的行事,應該是護理長。
漸漸地,那名成年男性的聲音越離越遠。
「這是怎麼回事?」
「妳是上午才剛到任的新人,不知道那位先生時常會來騷擾十六夜醫師。」
每次想到他來到我的門診前鬧事,我就相當尷尬。
每次都要麻煩護理長他們處理爸爸的事情。
「亞紀、亞紀……來看看爸爸啊!爸爸生病了……」
爸爸似乎一時擺脫警衛,又來到我的診間前面。
雖然很感謝爸爸的關心,但是這樣是會影響到其他患者的。
不久,聲音又變小了。
「護理長,那位好像是十六夜醫師的父親。」
對於新人的疑問,護理長並沒有給予解答。
叩叩!
診間的房門被敲響了。
我輕聲回應:「進來。」
看到護理長,我隨即道歉:「不好意思,又麻煩妳們了。」
「不用客氣,對於那樣的人不需要手下留情。」並且,她碎碎念著:「就是因為有這樣的人,急診的暴力事件才會層出不窮。」
爸爸似乎被歸類到與急診室暴力相同的人物了。
「對了十六夜醫師,剛剛有人託我將這封信交給妳。」
我從她手上接過一封沒有任何花紋的純白信封。
「是男朋友吧!」
護理長的這句話讓我整張臉開始發燙。
雖然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但是對於其他人提起這段戀情我仍然會感到一些不好意思。
我低聲回應:「嗯。」
「不過他還真是不浪漫,居然只用了一封白信封。」
我笑出聲,回道:「這是他的缺點,也是他的優點。」
那個人雖然不怎麼浪漫,但是做事卻簡單明瞭。
拆開後,裡面僅僅寫著:我在瞭望台等妳,遊星。
「既然他在等妳,剩下的就交給我。」護理長搭上我的肩,鼓勵道:「好好享受這個情人節吧!」
「這樣可以嗎?不會妨礙到妳嗎?」
我很擔心,是不是也有某個人在這特別的節日等她。
「沒問題的,歷經四十年的這一天從來沒有變過。」
「對,完全沒變,完全沒人約我出去,呵呵……呵呵呵呵呵…………」
到了最後,護理長已經開始發出了詭異的笑聲。
看樣子,我好像戳到她的痛處了,真是對不起。
離開醫院,我依約到了瞭望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倚靠欄杆,仰望著屬於我們城市的夜空。
我走緩緩地走上前去。
遊星也發現了我。
他似乎早就在這等著我的到來。
我內心期待遊星能夠給我一個特別的情人節。
「亞紀,妳覺得我們的童實野市如何?」
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到童實野市的全景。
尤其是在夜晚。
一團團的燈火,不但點亮了都市,還讓它充滿了生命的氣息,點綴出一片屬於地面的星空。
「多虧了那時的奮戰,才可以看得到現在的夜景。」
「我相信,有遊星在的童實野市一定不會迎來那破滅的未來。」
「是嗎?那就好。」
「在你們各自尋找人生道路的同時,我也在這裡奮戰。」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你們回來的時候,看到這樣的童實野市。」
「現在的我相當滿足。」
我有點失望。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把我叫到這裡就僅僅是為了說這件事嗎?
「亞紀,我們來場決鬥吧!」
「唉?」
我驚訝為何遊星要在這樣的場合提起決鬥。
遊星一臉認真地說道:「有必需用決鬥傳達的事。」
「遊星無論如何都要的話,我也沒有理由拒絕了。」
裝備好決鬥盤,我們倆個進行決鬥宣言。
「「決鬥!」」
我內心有著疑問,在這4000的生命值中,遊星想要傳達的事究竟是什麼?
無論如何,由我先採取行動。
「由我先攻,抽牌!」
「我裏側守備怪獸,並且覆蓋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接下來,我想知道遊星會有什麼樣的動作?
「我的回合,抽牌。」
「發動調律,牌組正上方一張卡片送入墓地,從牌組拿出垃圾同步者,再來發動一換一,捨棄一張手牌,從牌組裡召喚等級1的協調支援者,再召喚垃圾同步者。」
「垃圾同步者的效果發動,召喚成功時從墓地特殊召喚等級2以下的怪獸,我選擇的是等級1的小走鵑。」
小走鵑?對了,是剛剛遊星發動一換一那張魔法卡作為代價送入墓地的。
「上吧!等級3的協調者,垃圾同步者,與等級1的協調支援者與小走鵑進行協調!」
「聚集的群星將喚醒新生的力量,成為光芒照射的道路吧!同步召喚,垃圾戰士!」
就像是往常一樣,遊星的決鬥依然行雲流水。
「並且,協調支援者經過送入墓地,可以從牌組抽一張卡。然後,讓垃圾戰士裝備垃圾攻擊。」
遊星馬上發動剛抽到的裝備卡,看來是打算要給我傷害。
「戰鬥,垃圾戰士攻擊!」
垃圾戰士把我覆蓋的紫羅蘭女巫破壞了。
「發動垃圾攻擊的效果,給予亞紀紫羅蘭女巫攻擊力一半的傷害。」
紫羅蘭女巫的攻擊力是1100,因此我受到550分的傷害。
我的生命值還有3450,但是通過這一次攻擊,我並沒有感受到遊星所說要傳達的東西。
可是,隱約感覺到遊星在引導我要做些什麼。
「我發動紫羅蘭女巫的效果,將邪心荊棘加入手牌。」
紫羅蘭女巫被戰鬥破壞的時候,可以從牌組取出一枚守備力1500以下的植物族怪獸,因此我從牌組選擇等級1,守備力300的邪心荊棘。
「覆蓋三張卡片結束這回合。」
即使有些許的感覺,我的煩躁卻沒有減弱多少。
「抽牌!」
既然解答都在決鬥中,我也沒有保留的必要了。
「我發動速攻魔法,偽裝種子,特殊召喚手上等級2以下的植物族怪獸。」
「邪心荊棘特殊召喚!」我將邪心荊棘放入墓地,說道:「解放,發動它的效果,給予遊星300的傷害。」
彷彿即將枯萎的莖幹,左側是綻放無生氣的粉紅花,右側是生長尖刺的果實。
它在生命的最後炸裂,飛散的針刺如浪潮般襲向遊星。
那些尖銳針頭以極快的速度飛行,造成遊星身上多處擦傷。
因為我的意念決鬥者的力量使得遊星受到了實際上的傷害。
我擔心地叫喊:「遊星!」
「沒關係,這樣就好。」
遊星不但沒責怪我,反而臉上露出笑容。
「繼續吧!」
「我還想再多感受些。」
遊星的話讓我很擔心。
他真的還能再承受意念決鬥者的力量嗎?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繼續決鬥。
「我召喚黑薔薇魔女。」
召喚了協調,接下來就是同步了。
「我將等級4的黑薔薇魔女以及兩張等級1的邪心荊棘進行協調。」
「隱藏在神聖森林中華麗的荊棘獵人啊!手握懲戒之鞭,在此刻現身!同步召喚,華麗薔薇!」
「我發動華麗薔薇的效果,移除墓地植物族的邪心荊棘將遊星場上的垃圾戰士的攻擊力變為一半。」
很好,這樣垃圾戰士的攻擊力就變為1150,2200的華麗薔薇就可以破壞了。
「攻擊!」
充滿尖刺的藤鞭向垃圾戰士揮下,因破壞而化為碎片,並且順著下來擊中遊星的左肩。
遊星雖然先是痛苦,但不一會卻轉為愉快。
他似乎從中感受到了什麼。
我並不能理解這是什麼原因。
不過我知道,遊星希望我繼續下去。
「華麗薔薇的另一個效果,再把另一隻植物族的邪心荊棘移除,將攻擊力變為一半,可以再攻擊一次。」
「發動覆蓋的卡片防衛。」
用來防禦戰鬥的陷阱?
第二次的藤鞭被反彈了回去。
「這次戰鬥損傷歸零,並從牌組抽一張卡。」
沒有攻擊成功,為什麼會有些落寞的感覺呢?
胸口就像火山即將噴發的前一刻停止活動一樣。
至此,遊星受到了邪心荊棘效果300的傷害,還有華麗薔薇1050分的戰鬥傷害,還剩下2650的生命值。
「我的回合就到這裡結束了。」
「抽牌。」遊星看了剛抽到的卡,說道:「當我場上沒有怪獸時,特殊召喚垃圾前鋒。」
「接著召喚殘骸龍發動效果,將墓地攻擊力500以下的怪獸特殊召喚,我選擇協調支援者。」
殘骸龍!是協調怪獸,看來遊星打算要召喚星塵龍了。
「等級3的垃圾前鋒、等級1的協調支援者與等級4的殘骸龍進行協調。」
「聚集的希望將成為新生的閃耀之星,化作光芒閃耀的道路!同步召喚,飛翔吧,星塵龍。」
銀白色的光點在漆黑中匯集,慢慢成形的雙爪與雙翼,最後形成一隻高貴的白銀之龍。
無論看了多次,那樣的光芒每次都永遠撼動著我的內心。
就像遊星無論承受多少試煉都永遠屹立不搖地閃耀著。
在我專注星塵龍的出現時,遊星繼續著他的動作。
「根據協調支援者的效果,抽一張卡。」
「星塵龍攻擊華麗薔薇。」
白龍的吐息即將破壞掉華麗薔薇,就算是這樣也只是300的傷害。
「陷阱卡,同步打擊。被選擇的同步怪獸在同步時每有一個同步素材增加500的攻擊力」
星塵龍在同步時用了3個素材,所以上升1500分的攻擊力,原攻擊力2500的星塵龍達到4000?
「不好意思,亞紀。這場決鬥我要拿下。」
「再發動同步破壞者。選擇場上的同步怪獸,當它戰鬥破壞對手怪獸時,給予對方怪獸攻擊力部分的傷害。」
如果接受了這個卡片效果,我就輸了。
雖然沒辦法完全應對,但是還能夠保留一些生命值。
「我發動半反擊!將星塵龍原始攻擊力的一半1250加上華麗薔薇的2200,所以它的攻擊力是3450。」
華麗薔薇被戰鬥破壞,我的生命值被扣除550。
「原來如此,同步破壞者的效果傷害是算怪獸在墓地的數值,所以只會受到2200的傷害。」
我的生命值只剩下700。
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感覺到了,在那全力一擊當中充滿著遊星對我的感情。
這就是決鬥的原因嗎?
而且其中似乎還摻有著某種渴望。
「覆蓋一張卡片,結束。」
遊星的回合結束了。
「抽牌。」
並且又來到了我的回合。
我突然不再擔心意念的力量傷害遊星。
反而是相當期待戰鬥階段的來臨。
「我先發動永續魔法,種子彈丸。」
場上出現一顆含苞的植物。
「這張卡片的效果是每當植物族怪獸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的時候,可以在上面放置一個植物計數器。」
「召喚夜薔薇騎士,此卡的效果是能夠從手牌特殊召喚等級4以下的植物族怪獸,特殊召喚等級4的毒王。」
「在這個瞬間,種子彈丸放置一個植物計數器。」
「接下來,等級3的協調者夜薔薇騎士與等級4的毒王進行協調。」
「冰冷的火焰包圍世上的一切,漆黑之花,綻放!同步召喚,現身吧,黑薔薇龍!」
雖然很在意遊星後面所設置的卡片,但是黑薔薇龍破壞場上所有卡片的效果又會被星塵龍阻止。
就算破壞成功了,我也沒有能力再給予遊星傷害。
還不如使用所有的力量,也許就能夠獲得勝利了。
「發動速攻魔法,月之書。將遊星的星塵龍變為裏側守備。」
「再用黑薔薇龍的效果,移除墓地植物族的邪心荊棘,將對方場上的守備怪獸變為攻擊狀態,並且攻擊力為0。」
「戰鬥!黑薔薇龍攻擊,黑薔薇火焰。」
「移除墓地裡的護盾戰士,星塵龍一次不會被戰鬥破壞。」
什麼時候送入墓地的?
這時我想起一開始作為調律的代價而將牌組的卡片送入墓地,那張卡就是護盾戰士嗎?
不過我也坦言:「但是,傷害依然要計算。」
紫黑色火焰繞過星塵龍,遊星被包為燃燒著,我的心似乎也跟著一起燃燒。
遊星全身陷入火海雖然先是一臉痛苦,可是後來彷彿將它吸收,然後轉化成一種享受與快樂。
而我,那股燃燒的愉悅,就像炸彈一樣炸裂擴散。
不知不覺,我已經露出了笑容。
原來如此,我已經知道遊星決鬥的理由了。
知道理由,更堅定了我對這場決鬥進行。
「我發動種子彈丸的另一個效果。將這張卡送入墓地,可以依據搭載植物計數器的數量乘以500給予對手生命值的傷害。」
含苞植物射出了一顆燃燒的種子。
「植物計數器只有一個,所以遊星要受到500的傷害。」
2400的黑薔薇龍攻擊了變為0的星塵龍,遊星已經受到2400的傷害,剩下250的生命值。
只要500的效果傷害成功,就是我贏了。
「在這瞬間發動反射性質,將種子彈丸的傷害反饋。」
燃燒的種子被無形的障壁反彈到我的身上。
我的生命值因為遊星的卡片效果由700變為200。
「亞紀,我有必須贏這場決鬥的理由。」
「唉?」
我相當訝異,難道遊星挑起這場決鬥還有其他理由嗎?
「結束階段,星塵龍的攻擊力恢復。」
「抽牌!召喚二次推進器,解放它,提升星塵龍1500的攻擊力數值。」
原本的2500再度加上1500嗎?
「因此,星塵龍的攻擊力是4000。」
「星塵龍攻擊。迴響吧,音速射擊!」
我現在沒有手牌,也沒有設置的魔法陷阱,已經不存在任何反擊的手段了。
我的生命值就這樣歸零。
我輸了。
但是,我也滿足了。
遊星走到我面前,說道:「對於妳的感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表現,但是我唯一知道一件事。」
「決鬥,是可以把感情傳達給對方的。」
「因此,我要在決鬥中傳達我所有的感情。」
我滿足地、微笑地回應他:「嗯。我感受到遊星所有的感情了。」
「但是,遊星執著勝利的……」
還沒說到「理由」兩個字,遊星突然半跪在我面前。
「嫁給我吧,亞紀。」遊星遞上一枚戒指。
「我……」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
這是我沒想到的,不,這應該是很早以前就期待著的結果。
「無論往後遇到任何困難,所有的痛苦都讓我來承受。」
「所以請嫁給我吧!十六夜亞紀小姐。」
我擦去眼角的淚水,回答了遊星。
「嗯,我願意。」
我邊擦去不斷流下的眼淚,說道:「我可是會毫不留情地將痛苦都推給你的喔。」
遊星握住我的手,說道:「從今以後是我們兩人永遠的決鬥了。」
 
我睜開眼,看到診間的時鐘顯示午時,才發現不過是白日夢,想起剛才遊星那樣的表白,會不會有來臨的一天呢?

選擇吧!想接受它?亦或是想要另一個結局的,請反白上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