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我主題創作的第二篇,深海之世這篇可以解釋牛奶拼圖的疑問,也可以用來銜接原作的劇情,所以還蠻萬用。

創作主題:深海之世


為什麼Ib不跟我一起離開?
Garry果然相當討厭!
懷著兩種心情的少女在怪異的美術館奔跑著。
Mary只是想離開美術館到外面去。
她渴望著交到許多朋友。
但也迷失了自我。
逐漸地,由跑步變成了行走。
她不明白,都已經當爸爸的乖孩子了,怎麼還是不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呢?
她想和Ib一起離開這裡。
Mary喃喃低語著:「爸爸明明說過,只要Garry不理Ib,就能和Ib一起出去了。」
她從口袋取出一件不屬於她的物品,並看著,那是原本應該在Ib身邊的物件。
那也是屬於那個男人的東西。
Mary聽從爸爸的吩咐,要將它藏起來的。
猶豫著,要藏到哪裡去呢?
腳邊出現了氣泡聲。
地板繪有一幅描述深海的畫作,中央畫著深海魚的「深海之世」。
「呵呵,那你就到海底刯魚兒玩吧!Garry......Mary彷彿對著被握在手中的Garry說話。
噗通一聲,投入了深海之世。
金髮少女期望著不要再看見它,永遠的......沉入黑暗的海底。
出口,是一個橫幅的大型畫作,象徵著虛幻與現實的連接。
穿過了它,就可以見到光亮的世界。
但是......
Mary眼前所見到的仍舊是空無一人的美術館。
「怎麼會?明明應該會有很多人的?」
著急的少女奔跑著,試圖找尋任何人的身影。
可是,有的是牆上無盡的嘲諷,以及緩慢充斥周圍的黑暗。
最終她跌倒,停下來了。
她趴在地上,又餓又累。
Ib,妳在哪裡?我好想見妳。」
空蕩蕩的封閉空間迴盪著嘲諷的笑聲。
「快來救我!Garry......」害怕至極的她向著討厭的對象求救著。
也許,討厭一個人,相對的是喜歡著他。
在完全失去光明的最後,Mary眼前的是即將枯萎的大型黃玫瑰作品。
Mary呼喚著熟悉之人:「爸爸......
期待的聲音出現了,但是卻沒有帶來救贖。
反而帶來的是......
絕望。
「妳的心,是被製造出來的東西。」
「妳果然無法理解友情,傷害了朋友。」
「一切都是虛假的妳就在黑暗的牢籠中枯萎吧!」
我的心是人造的?
我傷害了IbGarry
爸爸要將我拋棄?
對這些事實提問後,她的心靈崩潰了。
在這黑暗中,即使是自己也無法看清,所以也無法看見任何希望。
有的只有絕望。
除非......奇蹟出現。
它的型態有可能是個高挑男子的身形。
停止思考的少女只是本能地依照他所指的方向前行。
消失,定點出現,男子的身形都為她指出一個方向。
Mary不斷地摸黑步行,直到男子身形站立在一處。
她筆直走向唯一的路標,當距離近在咫尺,僅僅一步就踩空跌下。
噗通!
就如同她丟棄的物品的下場,身軀不斷往海底沉入。
醒醒吧!
醒醒吧!
男人的聲音試圖喚醒那破碎的意志。
「妳不要跟Ib一起出去嗎?」
這句話多少找回些Mary的自我。
但她......
「我......什麼都不是。」
只是道出那悲哀的真實。
「就算妳的心是人造的,Ib與人家的記憶也是假的嗎?」
「我......傷害了妳們。」
「互相傷害、互相歡笑,這都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可是......
「這是妳活著的證明!」Garry的話語如此地不容質疑。
「有其他想說的話,就等我們團聚再說吧!」
在那個地方,有著等待她的人,是她應該回去的歸宿。
胸口盡是滿滿的暖意,眼淚已經止不潰堤,閃耀的淚珠飄散於這片海水中。
她懊悔著喊出那個男人的名字。
Garry......
重新振作的她,下定決心要回去Ib的身邊。
同時,她瞥見了靜靜躺在海底的發光物。
撿起它後,送入懷中,歉意隨著淚水流出,不停說著「對不起」。
Mary想在回去的同時,親手還給Ib
不久,她注意到了。
上方的海面,一片的不規則正透出亮光。
她意識到那是個出口,通往希望,逃離絕望的光明門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