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興起,寫的IB同人文 ,遊戲王的同好也歡迎入內觀賞,但是請小心食用!


 風和日麗,在優閒的藍天之下,這是一個下午茶的好時機。

前言不必說太多,就在街道一旁的露天咖啡廳,有位紫髮少年正享用著咖啡,他正在等著與他約定見面的少女。

紫髮少年名為Garry,頭上如海帶的三條髮絲,與破舊的大衣是相當明顯的標誌。

Garry其實對那名少女有點歉意。

幾天前,對於她的請求拒絕得過頭了,看著她有些落寞地離開,很明顯傷了她的心。

至今仍無法忘記那夕陽下緩緩離去的小小背影。

「你也給我節制一點!」

聽到這聲大喊,Garry並不驚訝。

他知道以往的肥皂劇又要開演了。

隔壁桌的三人組又再發生了爭執,而主要的源頭是其中一個有著掃把頭,與小混混這個形容相符合的少年。

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坐在位子上的金髮高大男子正享受著咖啡。

難道享受咖啡也有錯嗎?

是的,有錯!

因為金髮男子從不工作,想當然耳,他的咖啡錢是來自於其他兩個有工作的人。

尤其是掃把頭正從事貨運的工作,每天都要騎著他的D...,他的機車到處送貨,不比另一個做為水電工的友人輕鬆。

這時候,站在一旁許久的沉默男子終於有所行動了。

那就是充當和事佬,阻止兩人的爭執。

女店員則是含情脈脈地看著金髮男子。

Garry在一旁看著沒多久就會上演一次的鬧劇,總是為那個髮型如螃蟹一般的沉默男子感到辛苦。

不過,當舒適怡人的日常生活,加上少少幾次的市井小民的吵吵鬧鬧。

他心中就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和平!

正當享受著這股悠閒,他看到了遠方的Ib正緩緩的走過來。

只是......感覺有點怪怪的。

除了臉上表情有點呆滯外,感覺頭與身體的比例也有點異樣,彷彿是傳說中的二頭身。

這時,Garry還並未想到他享受已久的和平生活就會在接下來短短的時間內破滅。

望著遠方從遠方小小的Ib,直到先是傳來地面的震動,以及越靠近越巨大的Ib,Garry才感到真正的不對勁。

恐懼,已經讓Garry全身無法動彈。

待巨大的Ib來到他的面前,隔壁桌的三人組已經被巨人少女的腳踩了下去。

啪答!

有著甲殼碎裂的聲音。

Garry抬頭仰望著巨人化的Ib。

他可以清楚的看到Ib裙下的景色是......

一片黑。

早該想到,巨大化的人的裙底早就有這般若隱若現的恩惠了。

不過可以舔就是了。

等到Garry意識到「逃走」這件事,才剛起身就被巨大的Ib適時地一手抓住。

呆滯的臉龐,注視數秒,確認目標,很直接地就張開口,將Garry丟了進去。

他看到了通向無底的深淵,他的記憶也到這裡中斷。

啊~~~

Garry大叫著從床上醒來。

他身上僅穿著一件內衣,肌膚不斷冒出豆大的汗滴。

對於在夢中被Ib的吃掉的那一幕還餘悸猶存,小心心還在那兒撲通撲通滴跳。

「還好吧!Garry......」

熟悉的少女聲從一旁傳來。

Garry猛然回頭,看到的是正常比例,又無明顯表情的那個平常Ib。

Garry放下心來,原來剛剛的一切就只是個夢而已。

「Garry......剛剛突然暈倒了。」Ib的眼中一陣擔心。

Garry微笑地摸著Ib的頭,說道:「我現在沒事了。」

「真的?」

Ib仍舊有些不信地盯著Garry。

「當然!」

「不會......再暈倒了?」

「當然不會!」

「不會......讓我擔心?」

「當然不會!」

「不會......不嫁給我?」

「當然不......」

Garry意識到,並且僵硬了。

好像差點就被誤導了。

Garry也想起幾天前就是因為這件事的反應過於激烈才給Ib不好的回憶。

「不......不過這還太早了。」

Garry硬是扭轉說出口的話,而Ib卻有些失望。

「而且,用嫁好像不太對。」Garry試圖轉移話題。

「我知道了。」

正當Garry口氣尚未鬆完。

Ib又緩緩說道:「我......娶Garry就是......」

「不不不,人家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

「......」

「快說!」Ib正用極度燃燒地眼神關切著。

「第一個你的父母就不會同意的!」

「填上它......就沒問題。」Ib拿出身分證,指向「配偶欄」。

「還有會觸犯法律的,會被抓去關的。」

「再來就是,對於未來什麼的,也還沒考慮過。」

「聘禮、聘禮呢?現在人家也很難拿出來呀!」

「往後周遭的眼光,人家也沒勇氣承受。」

「還有,人家還是處男......」

到最後Garry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

Ib臉色沉了下來。

「只要......到沒有......人的地方......」Ib低語,並咬破了拇指。

「唉?」

Garry心中有個不好的預感。

碰!

Garry所住的出租套房產生了巨大的聲響。

「喂!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在外面,剛好經過此處名叫「牛尾」的警備員驚訝地目擊了整個驚人過程。

簡單來說,就是一名二頭身的巨大少女從二層樓的房子中竄出。

這時,一名紫髮、頂著海帶的少年從其身旁經過,正巧警備員被巨人化的Ib誤抓。

同樣,牛尾被盯了幾秒,確認沒有海帶;不同,接著被順手往後遠遠地拋飛。

此時,逃跑中的Garry又遇到一件怪事。

一道紅光從他的身後綻放,接著聽到一聲龍吟,赤紅、有著羽翼的龍從身旁穿過。

不知從哪個過去穿越回來的紅色機車騎士剛好出現在巨人Ib的腳下。

啪答!

結果,又是一聲甲殼碎裂聲。

這件小插曲很快就被略過。

追逐戰沒多久,就在Garry逃到死巷後再度被抓住、吃掉。

這次Garry沒有暈倒,他到了巨人肚中的最深處,印入眼簾的是正要舉辦西式婚禮的場景,而Ib就穿著西裝站在紅毯的另一方。

跌坐的Garry本能的反應是不斷後退,直到背靠牆壁為止。

他的背上先是一陣濕,再來則是透涼。

他發現上牆上正在分泌一種腐蝕液,不斷往身上滴、不斷腐蝕他的衣物。

Garry要逃離這鬼地方,但是地面上逐漸冒出壯碩地無貌男子將他圍住,使他無法離開。

更有一位拿著一件精緻地白色婚紗,在一旁預備著,等待著不久後即將全身光溜溜的Garry。

「這樣......Garry就是......我的『亞當』了。」

Ib笑著,在陰暗的表情下極其恐怖地笑著、如同上弦月,雙瞳閃耀、宛如惡魔的紅眼。

最後,一身純白亮眼的婚紗Garry被一邊一位無貌男子架著,與Ib舉行了婚禮,而畫面的一旁冒出四個「可喜可賀」的字樣。

這是個用蠟筆所做的繪圖結局。

Garry看著這本由Ib所做的繪圖本,心中五味雜陳。

昨天Ib聯絡說要給他看的東西原來是這個。

Garry邊喝著咖啡,邊思考著。

這究竟是小女孩單純的願望,還是......

逼婚!

有個令人好奇的地方,在Ib拿著繪圖本的右手拇指上,有個遭咬傷的傷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