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觀賞之前必需先說一下,這篇文的資訊量相當大,是對未來劇情做的鋪陳,希望各位能慢慢觀賞。
 

另外,文中有些彩蛋,有興趣的人可以找找看^^
 


02.

『在這個分為四個次元的世界,各有存在一名擁有同樣面孔的少年』
 
『他們持有的龍互相呼應著,彷彿在互相渴求對方一樣』
 
手機播放著動畫前言,旁白訴說著故事背景,畫面內容則是四名少年站在四個顏色不同的地球上,而他們所持有的龍則是互相咆哮著。
 
「在看什麼呢?」
 
小穹正望著一位頓蹲在地上的同僚,好奇地問道。
 
她也是一名站務員,更與小穹一樣是動漫愛好者。
 
她們的相識是建立在一場尷尬上。
 
小穹突然興起地模仿美少女戰士變身,恰巧就被這位同僚撞見。
 
但幸運的是,她也是一名動漫同好,也就在有些尷尬的狀況下相識了。
 
「這是遊戲王Arc-V。在四個次元中有四個相同樣貌的少年,他們的龍相互共鳴,似乎有著相當的關聯。」
 
「真是奇怪的設定,難道是四胞胎兄弟嗎?」
 
「不是。小穹猜錯囉!」同僚不慌不忙地解釋:「其實呢!從最近的劇情已經知道原本四個次元是一個合一的世界,而四名少年原本是同一人。」
 
聽到這個答案小穹顯然吃了一驚。
 
「不過這部作品有趣的地方是,主角為一名提倡用娛樂帶給所有人笑容的少年,可是在他的旅程又遇到各種與現實的相衝突而煩惱著。」
 
這位同僚熱心的介紹,無非就是想要推坑小穹。
 
「笑容嗎……」
 
小穹對『笑容』兩字有著相當的感觸。
 
在她成為一名站務員後,每日每時看著映入眼簾的人們,總是會填滿內心的滿足而有著笑容。
 
擁有笑容的這種感覺,是小穹願意願意在高捷工作的原因之一。
 
突然,同僚的雙眼開始緊盯螢幕,口氣粗喘隨時間過去頻率逐漸增加,臉色急速紅潤。
 
過了不久,壓抑的激情瞬間爆發!
 
「琉璃大人~~~❤❤❤❤❤」
 
她不但大喊一聲,還用臉頰高速磨蹭著手機螢幕,看起來就快要摩擦生煙了。
但光是這樣還無法讓她宣洩完激情,咚的一聲倒在地上,在這個不大的休息室內滿地上打滾。
 
小穹在一旁看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從那部作品裡面叫做琉璃的女性角色正式登場後,就時常看到她變成這副模樣。
 
如果用一個好懂的詞彙解釋這股現象,那就是……『發廚』。
 
眼看中午休息的時間快到了,小穹苦笑一下,留下繼續發廚的同僚,先去進行下午的值班。
 
今日的午班,在穹頂大廳的流動人數稀稀落落,大概是因為平日,外加沒到下班尖峰的時刻吧?
 
小穹一人在服務台獨自想著。
 
不過在不久後,少少的人流卻夾雜一名漆黑明顯的女性身影,就像鵝卵石路上閃耀的一顆黑珍珠,讓小穹相當在意。
 
她一頭黑色長髮,身材高挑,肌膚也異常雪白,大概耐耐看了都會有些嫉妒吧?
黑長髮女性從到了穹頂大廳後,就一直抬頭仰視上方的光之穹頂,似乎對它很有興趣。
 
也不知怎麼的,小穹就走出服務站,突然有股想要與黑長髮女性接觸的衝動。
 
就好像即將翻開的覆蓋卡片,很好奇在卡的正面究竟是什麼樣的風景?
 
小穹向女性問道:「請問妳很喜歡光之穹頂嗎?」
 
「嗯,是的。這個是叫光之穹頂嗎?可以麻煩妳幫我介紹一下嗎?」
 
那名女子一發現小穹的搭話,馬上展現出一片熱烈,雙手合十卻有些俏皮的請託。
 
小穹相當意外,對方一身黑,以為個性是很沉默的,結果是比自己想像還要開朗的人。
 
看來光憑外表判斷人為真的不太好。
 
「沒問題。這個光之穹頂是由水仙大師(Narcissus Quagliata)設計,設計的主題是風、火以及時間。」
 
「而在光之穹頂中心紅色與藍色的柱子,分別代表著陰陽兩極。」
 
小穹對於介紹光之穹頂的要求相當歡迎,自從她在高捷工作後就一直與光之穹頂相伴,不得不說對於那件公共藝術也有著微妙的情感。
 
「請問您有發現穹頂上面有四種顏色相當明顯嗎?」
 
「嗯嗯。分別是藍色、綠色、紫色、紅色,對吧?」
 
「是的。」
 
小穹深吸口氣,閉起眼感受著位於上方的穹頂圓環。
 
這時的她也雙手互握,宛如祈禱般的喃喃講解四大區塊的意涵。
 
「藍色的水,是生命之始。以海中懷抱月亮的女人為表徵。生命孕育的光輝是包容,生命舞踏的旋律是歡樂。」
 
「綠色的土是成長之所依,以胸懷大地的男人為表徵。共生共榮的心胸托出了繁華,互擁互助的氣魄推進了壯碩。」
 
「紫色的光指引著生命,蘊含的創業精神薰染其中。光火輪轉,意氣風發且飛揚;人神共舞,日照拋虹於雅朵(Rialto)。」
 
「紅色的火帶來毀滅,赤腳空拳的鬥爭輝映出仇恨。熊熊烈火綻開遍地哀鴻灰燼中,斑斑血淚渲染浴火重生鳳凰出。」
 
如同從無我境界醒來的小穹,她睜開眼,為這件公共藝術的介紹做出結尾。
 
「光之穹頂是講人的故事,更藉由光呈獻人的生命方向。」
 
「真是不錯的作品。」黑長髮女性點頭贊同,卻又耐人尋味地說道:「將世界化分為四個次元,以陰陽相輔支撐定理,演化森羅萬象。」
 
小穹感覺她講得東西相當深奧,根本不知道從哪裡去理解,只能問一句「妳看得懂藝術嗎」。
 
和剛才看向光之穹頂的認真表情不同,黑長髮女性再次俏皮地說道:「在眼光鑑賞的能力,我可是有著相當的自信。」
 
「我呢,在東京開了一間實現願望的店,時常要鑑定顧客拿來當作代價的物品。」
 
「實現願望的店?」小穹一臉茫然。
 
「用比較簡單的說法就是以物易物的交換屋。」
 
「原來是這樣啊……東京,這麼說來妳是日本人囉?」
 
「沒錯。因為有個委託在高雄才會經過這裡。」
 
說到這,小穹經過與女子對話時間、聽到她所說的言語,漸漸地從心中昇起一股違和感。
 
黑衣女性倒是很直接地說道:「是不是覺得我的中文相當順口。」
 
小穹恍然,立即點頭,無聲的同意。
 
「我有位好友可是半個香港人,包含語言關於中華的文化大部分都是從他那裡瞭解的哦!」
 
小穹有些苦笑地回應:「用半個形容自己的朋友不太好吧?」
 
小穹大概能理解,她的朋友應該是某個國家與香港的混血兒吧?
 
「先不說那個陰險眼鏡仔了。我倒是想知道為什麼站務員小姐會成為站務員呢?」
 
「嗯……」小穹頃刻的苦惱與掙扎,才緩緩說道:「以前為了其他工作而來到高雄,結果發生了一些事情,才成為高雄捷運的站務員。」
 
小穹沒有細說事情的經過,她對於過去的那些日子仍然無法釋懷。
 
「雖然一開始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但現在我可以肯定,我想看見他人的笑容而工作。」小穹說到這件事就展開了笑容。
 
「而且我一直覺得我與高捷相當有緣?」
 
「哦?這是為什麼呢?」
 
提到這件事,小穹摸了摸戴在頭上的圓盤髮飾。
 
「我頭上的這個髮飾打從有記憶起就一直在我身上,直到我來到高捷工作,看到了光之穹頂我才發現原來它們長的很像。」
 
「妳說這是不是很有緣?很有偶然的感覺呢?」
 
聽小穹說出「偶然」,黑髮女性輕笑了一下,才正經地說道。
 
「這個世界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有必然。」
 
「唉?這是什麼意思?」
 
「看在妳替我講解光之穹頂的份上,我提醒妳一句。」
 
「獲得任何事物都必需要拿同等的代價交換,就是笑容也不例外。」
 
「痾……可以說明白一點嗎?」
 
黑髮女性拍拍手,仍是一片俏皮地說道:「好了!我的代價就只能支付到這裡,不能多也不能少。」
 
「希望站務員小姐妳們能夠掌握住屬於妳們的未來。」
 
在一片愕然之下,小穹眼睜睜看著黑髮女性的離去。
 
在之後的數小時後,小穹赫然想起為什麼她會說是「她們」?
 
難道那個女子知道自己和艾咪她們嗎?
 
就在際遇那名黑髮女性不久後,又發生另一件令小穹有些尷尬的事。
 
小穹準備回到站務臺的同時,眼角餘光突然撇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可是當她再轉頭看正視那個地方,卻沒有任何人站在那邊。
 
「咦?剛剛我好像看到婕兒在那邊耶。」小穹稍微疑惑了一下,才肯定說道:「應該不會是她。婕兒正在當班,現在應該是在R5到R6之間進行維護工作,不可能出現在美麗島的。」
 
「應該是我看錯了。要是被她們知道我認錯人,一定挺尷尬的。」
 
小穹最後自嘲的笑了笑,也就不再在意這個『錯覺』。
 
穹頂大廳的一角有個嬌小的身影正仰望著光之穹頂。
 
她是小穹剛剛誤以為是錯覺的人影。
 
在鴨舌帽下是模糊的面孔,那人的用意明顯是不希望讓人看到面容。
 
她耐人尋味地說了一句話。
 
她低聲說著:「果然。這裡不是我們的世界!」
 

首先我要澄清開頭不是要推坑遊戲王的
 
不過,我想應該沒人會相信(都給你說就好
 
總之,我是希望我想傳達的東西大家能夠理解
 
就算沒能理解,就當作對未來的故事內容的期待吧
 
其中為了好好說明光之穹頂,我還特地去買了本導覽回去研究

裡面對於光之穹頂的介紹相當簡單明瞭,完全不會閱讀困難
 
我也是直到完全讀完理解內容才開始動筆寫這篇文。
 
就像開頭說的,我留下的伏筆應該不少,相信有心想猜劇情的人,應該不會無聊wwww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