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在平地上拔起,山尖指向天際,不由得令人感到一股頂天立地的磅礡氣勢。

山體的植披翠綠,又傍依一片碧藍水潭,如此的山色湖光無不使人怡然自得,宛如一處神仙天境。

只是相當可惜的是,這座如此美好的山頭並沒有一個屬於它的稱呼。

在這山腳的附近有著數十位居民祖居這裡,也堪稱是一個小聚落,村民當中多以務農為職,少數於房前紡織衣物,又或者外出採集游獵。

村民們每日作息規律,日昇而作,日落而息,民風相當純樸。

然而在有日,村民仍舊往常從事手頭工作時,忽然聽到遠方有人呼喊「賣湯圓~」一聲,所有人手頭上事情為之一頓,想看究竟是何人來到此處販賣湯圓?

推車由一小黑點漸漸明了輪廓,白霧熱騰騰升空,湯圓小販戴了頂斗笠,在遮不住之處冒出一些桃紅髮絲。

小販抬起頭來看去即將到達的村落,同時露出清秀面容,相信只要有人一照面定會心生莫名好感。

「賣湯圓呦~一粒一塊錢、兩粒不用錢呦~」

小販叫賣聲像黃鶯出谷一樣清脆,一旦繚繞耳際足以忘卻當下所做之事。

面觀顏面,聽聞其聲,更是使人臉皮泛出紅暈,心跳加速不已。

外地之人來到村落,總會引起當地人的在意,再加上為何會來到此處販售湯圓,無不引起他人好奇之心。

村民得知湯圓小販名為III,會來到當地賣湯圓是為一項重要的東西。

往往有人想知其為何物,III卻總是閉口不言,微笑以待,桃花綻開的面貌也興不起追問的想法。

很快地,村子就接受這個外地人,而她所販賣的湯圓也受村內好評,除III所做的湯圓好吃以外,另外只要第二粒就不用錢。

但所有人無一意識到,湯圓材料從何而來,每日賣出如此之多,真有哪一地方能有材料供應?

「呐!我們去吃湯好不好?」

一森綠短髮的村姑向青梅竹馬提起今日午飯。

膚帶黃銅的少年沒考慮,也贊同:「好啊!聽說那家的湯圓很好吃。」

耳聞黃銅少年所說的話,綠髮村姑很是高興,不然在此之前的多次邀約總是如入潭石子,一點回音都無。

「吃飽了,就再繼續挑戰連耕九十九畝田!」

村姑遙望少年面孔,憶起每日他熱衷挑戰不可能之事,雖老是遭所有人恥笑,卻依然毫無放棄之意。

黃銅少年那樣真誠率直的心性,自小就深深印入眼中,也是如此重視他之原因。

「喂!你們怎麼現在才來?我都已經連吃十粒了。」

還沒見到攤子,一名熟識的村民立即在不遠處向黃銅少年與綠髮村姑打招呼。

此位村民體態肥胖高大,宛如一座小山,但令人意外他與黃銅少年、綠髮村姑竟是同年,且不久前同樣視少年的挑戰行為如笑料,為欺侮者之一。

直至一件至關過往,高胖村民才真心視黃銅少年為友人。

「你們再晚一步,湯圓就要被我們兩人吃光了,嗚啦~」

高大至胖的身軀後不知何時走出一瘦小戴眼鏡的村民,面貌一副奸巧,語帶「嗚啦」一詞,也原為黃銅少年的欺侮者之一,如今也是友人。

黃銅少年和他們打過招呼後,才終於來到攤子面前,同時又有另外兩位村民接近,其中一位更是直接纏在黃銅少年的左臂上。

「好久不見,人家真是想你呀,凱特~」

「說什麼好久不見,不是昨天才一起吃過飯嗎?」

拉著臂膀,髮頂有二尖如貓耳,語帶「凱特」的少女如前者,而極力欲分離二人的自然為綠髮村姑了。

「兩位可否稍停一些,女性在公開場合爭執不妥吧?總、總而言之,吵架事不好的。」頭如套上水藍西瓜皮,言行優異的青年上前勸說。

不過如此一來,卻也引火燒身。

「「我們才沒有吵架!」」

在二女異口同聲之下,怒火發洩對象轉為藍西瓜皮的青年。

當事者的黃銅少年只能尷尬的笑笑,高胖的村民與奸巧瘦小的村民則是搖搖頭。

這幾人遇到此事皆是如此。

「賣湯圓呦~一粒一塊錢、兩粒不用錢呦~」

III熟悉的叫賣聲又在眾人耳邊響起,這樣富有魅力的腔調總令人百聽不厭。

高胖的村民面上雖有紅點,但總能保持常色;然而,奸巧瘦小的村民卻已是一副沉浸之樣與嘿嘿笑着。

黃銅少年彷彿不受影響,直掏一枚銅錢,說道:「我要一粒湯圓。」

III面帶疑惑,說道:「確定嗎?兩粒不用錢哦。」

黃銅少年仍是堅持樣,回道:「我只要一粒湯圓就好。」

III也只好收下錢,給他一粒湯圓。

其他村民雖然也有同樣疑惑,但他想如此選擇,因此也未多餘上前詢問。

「真的很好吃耶。我還要再一粒!」

大出眾人意外,黃銅少年又拿出一枚銅錢,放在攤位上面。

高胖的村民上前問道:「你既然還餓的話,怎麼不一開始就買兩粒呢?」
    「對呀!這樣既可以一次購買多粒,也不需要錢。總而言之,就是一箭雙鵰的意思。」言行優異的青年也贊同道。

「嗚啦~你還是一樣老做吃虧事。」

在友人的提醒之下,黃銅少年仍不為所動地要求III賣給自己一粒湯圓。

眼前少年執意的做法使得III彷彿抓住一絲所求之物,多年不變的心境也有所波動。

若說黃銅少年第一次買一粒湯圓為巧合,然而第二次卻仍堅持為此,就有必要弄清楚所想之事。

於是,III問道:「你的朋友說得沒錯,一次向我買兩粒不用錢,也能吃得飽啊?」

「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可以一點錢都不付呢?」黃銅少年想也不想地回說。

這句話令所有人大夢初醒,不由得低頭來掩飾臉上的不好意思之意。

III則是砰然心響,平淡的心境已然粉碎,如今充斥的是無法言語的心動。

她明了時機已到。

III望著黃銅少年的眼神逐漸溫順,臉上桃花隨笑意而艷麗。

「看來你就是妾身在找的人了。」

III吐出的一句令黃銅少年不解其意。

在場之人也未能及時反應,當場五色光芒瞬間閃起,III的身軀立即發生一連串變化。

斗笠化為光點、飄飄桃紅短髮,簑衣先消滅,而後攤販衣褲徹底抹去,以致顯漏纖細誘人的夢幻肌膚,此時此刻她已雙臂交插胸前,雙腿內側含蓄緊貼,一副回歸出生之地的樣子。

一條不知何來的彩帶纏繞左右白臂,體表覆蓋若現隱密的紗衣,打著的赤足戴有金環,在所有村民的面前不是湯圓攤販,而是一名美貌異常的天仙。

III主動解釋:「妾身是來自天上的仙人,到凡間來找尋一名真純樸實的人作為妾身的伴侶。」

「這名少年達到妾身的要求,要帶他回到天上去了。」

III才說完,一道光華包覆她和黃銅少年,緩緩地升上天去。

但這時,卻突然發出兩聲制止。

「「等一下!」」

那兩位正是綠髮村姑與貓耳少女,她們從沒想到事情變化如此之快。

「此人已是妾身家人。」

III的語氣冰冷,眼眸無光彷彿可吸人精魄,兩女竟一個冷顫同時把想說之語吞之入腹。

直到一仙一人消失於天際,兩名女子才互望一眼,見到雙方的無奈。

突然地面一陣激烈搖擺,所有村民原來的不可思議皆換上驚恐,不久更是發現村子倚靠的高山居然少了大半邊。

這才意識到湯圓材料竟是取自大山石土,逐漸缺少的異相則是被天仙大法力掩蓋。

至此,人們稱呼那座山為半屏山,同時也想起天仙來到凡間找尋伴侶的傳說。

 

後記:

原本也是想寫西方童話,但後來想想還是希望能寫些本土的故事,於是也就決定主題是以前最常聽過的高雄半屏山的故事。

既然是要寫傳統故事,就想說有沒有能夠呈現一些特別風格的方式,剛好最近也在看修真小說,那就來試試寫出帶有古風的文。

至於有沒有成功,也麻煩看官們幫忙評個分吧!

其實,文章內還是藏有CP的。

因為當初我是以單個角色的主題報名,所以內容依然是以三妹為中心的描寫,其他人就用相關特徵代入,絕對很容易辨別出是ZEXAL的哪些角色。

最後明白告訴你們,文中最大的秘密就是三妹的性別。

女裝?還是性轉?就任君想像吧WWWWWWW

反正我就是要一副仙女模樣的三妹

【YGO IF Project-Fairy Tal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