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場人物:絢櫻、穗姬,外加一名原創

★內有決鬥

 

       「長官好!」

 

          一名白髮幼女半嚴肅半開玩笑地向我敬禮。

 

          自從小穹開頭以後,時常來到這個房間的人們都一定會玩上這一套。

 

          當然,眼前ID為穗姬的幼女也不會例外。

 

          這讓我,很頭痛。

 

          雖然我當初取名長官這個ID,只是希望在這個虛擬世界有些男子氣概。

 

          但是,現在成為被人戲弄的點可不是當初想要的。

 

          我嘆了口氣,再次說出不知幾遍的話語。

 

          「就說不要再這樣打招呼啦~

 

          說到後面我感到不妙,立刻手摀住嘴巴,強制停下語尾有點嬌氣的口吻。

 

          「怎麼了?穗姬好像聽到長官最後語氣怪怪的。」

 

          我故意咳一聲,臉側過去地解釋:「本官剛剛喉嚨有些不舒服。」

 

          「是這樣啊!長官要多多保重,最近天氣變化大,很容易感冒的。」

 

          「了解,感謝妳的關心。」

 

          好險好險,差點把本性曝露出來了。

 

          就在我稍微放心下來,突然被一道視線掃過而那,個來源是在不遠處沙發上的另一名幼女。

 

          粉紅色短髮,上面別有一枚櫻花髮飾,以及穿著相似色系的和服。

 

          她的ID名是絢櫻,最近才成為這間301號房的常客。

 

          我一時之間也忘了她存在,難不成剛剛的露餡絢櫻注意到了?

 

          於是,我回一道眼光試試她的反應。

 

          「……」

 

          原本低頭默不作聲的她,頭又低下幾度。

 

          還好。比較內向的絢櫻,應該不會太在意我語氣上的變化。

 

          雖然有點晚了,我還是來稍微說明一下我們的狀況。

 

          我們的精神深潛在一款網路遊戲當中,遊戲方式是玩家各自組出一副牌組進行對戰。

 

          有人喜歡遊戲系統隨機安排對手,也有像我們一樣就集中在一間房間和朋友一起對戰以及在一旁觀戰休息的。

 

          這間301號房時常被我們佔據著,初期就被佈置成一間卡啦OK包廂,而且不知道是什麼理由背景被鎖定不能變更。

 

          這點直到現在為止都還是個迷。

 

          「長官長官,小穹和語遙來過了嗎?」

 

          剛剛看到穗姬在沙發的另一端滾動一會,才跑來問我其他人的事情。

 

          「還沒。估計晚點才會到。」

 

          小穹、夏語遙都是這個301號房的常客,只是她們在現實世界都有工作才不會在這個時間上線。

 

          「那麼長官來陪穗姬玩。」

 

          「本官拒絕。」

 

          「為什麼?」

 

          「之前贏了妳,就給本官大哭大鬧一場。除非待會答應本官輸了也不要任性。」

 

          這只是一個不想和她打牌的理由。

 

          另一個理由是,穗姬的牌組會使做事處處受到限制,讓我覺得相當鬱悶。

 

          「才不要。穗姬輸了還是一樣會哭會鬧的。」

 

          我出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麼厚臉皮的人。

 

          「那麼陪妳玩的事情,本官還是再一次地拒絕。」

 

          穗姬鼓起臉龐狠狠地瞪著我,而我乾脆也不看她撇過頭去。

 

          就安靜這麼一會,衣袖突然被拉扯,耳中傳來穗姬的低語。

 

          「喂、喂,那孩子是誰啊?」

 

          穗姬手指的方向正是絢櫻的位置。

 

          「對耶。回過頭想想,妳和絢櫻之前來到301號房的時間點都剛好錯過了,也難怪互不認識。」

 

          「絢櫻?快給穗姬攻略她的提示。」穗姬雙手一攤,就是要我給什麼東西一樣。

 

          「妳是把本官當作什麼遊戲的NPC了?」

 

          「不可以嗎?」穗姬理所當然地問道。

 

          穗姬這傢伙一點都沒有請求人的誠意。

 

          我對穗姬的態度再度回歸相應不理的狀態。

 

          可是不久後,耐不過穗姬的軟磨硬泡的我只好妥協。

 

          為了維持在遊戲中的形象,我開始展現高高在上的表態。

 

          「聽好本官的提示……絢櫻她喜歡古生物。」

 

          「古生物?那是什麼?」

 

          「那是遠在恐龍之前,就誕生在地球的生物,可說是最早的甲殼類動物。」

 

          「現在還可以看得到嗎?」

 

          「老早滅絕了,而它們的化石大多在伯吉斯頁岩被發現,至於更詳細的狀況絢櫻一定會相當樂意告訴妳的。」

 

          說實話,要不是之前和絢櫻對戰過一次,我還不知道古生物與伯吉斯頁岩的事。

 

          聽我簡略說明完古生物的事,穗姬就蹦跳蹦跳地過去搭訕絢櫻。

 

          「妳叫絢櫻吧?快來陪穗姬玩一場。」

 

          穗姬夠直接,第一句話就直奔主題。

 

          絢櫻雖然注意了到穗姬,但也只是注視而沒有其他動作,眼中還透露著一絲猶豫。

 

          「穗姬想知道古生物的事。」

 

          絢櫻聽到這句話雙眼瞬間亮起。

 

          絢櫻開心說道:「真的嗎?人家最喜歡古生物了!」

 

          果然只要一扯到古生物的事,她就不會怕生。

 

          哪裡還能看到剛剛的內向?

 

          「絢櫻願意陪穗姬玩,真是太好了!」

 

          「既然穗姬也喜歡古生物,人家可是相當歡迎。」

 

          看來穗姬找絢櫻玩相當順利。

 

          可是……這對話成立的卻有些怪異呀!

 

          這時,穗姬對我豎起拇指,並密語:「老師,這句話有效!」

 

          總覺得是絢櫻不知不覺中受騙上當了。

 

          我密語回去:「本官是長官,不是老師。」

 

          既然她們打算對戰了,我也簡單說明這遊戲的內容。

 

          這款線上遊戲其實就是知名卡牌遊戲---遊戲王的線上版。

 

          一方玩家牌組基本量是40張,內容有怪獸卡、魔法卡、陷阱卡共三種,生命值各4000分,玩家勝利條件是將對手生命值歸零。

 

          這線上遊戲最重要的賣點有二,一是帶給玩家原作動漫畫的怪獸真實投影的體驗,二是各自扮演心目中的決鬥者互相交流。

 

          以上總結,對戰的情況幾乎重現遊戲王中的決鬥者決鬥。

 

          穗姬與絢櫻互相站在一方,手上出現了決鬥盤與牌組。

 

          「「決鬥!」」

 

          絢櫻:4000

          穗姬:4000

 

          對戰開始了,我也相當配合地讓房內的卡啦OK點唱系統,播放出遊戲王初代最熱血的BGM

 

          「人家先攻囉!」

 

          「覆蓋三張卡片,結束這回合!」

 

          絢櫻覆蓋三張魔法陷阱,沒有召喚怪獸。

 

          果然還是之前的古生物牌組。

 

          如果絢櫻沒有其他戰術,恐怕要贏穗姬的機率不高。

 

          「輪到穗姬的回合,抽牌!」

 

          「召喚『自然鳳梨』。」

 

          召喚的瞬間,穗姬面前生長出一顆黃澄澄、掛有一對圓滾大眼的鳳梨。

 

          自然系列,具有對應封印魔法、陷阱、怪獸效果的特色。

 

          因此無論做什麼動作,都會顯得綁手綁腳的。

 

          其中自然竹筍出場的話,不要說絢櫻了,就是我也有很大的機率舉手投降。

 

          我的融合牌組可經不起這樣的干擾。

 

          不過……不計較卡片效果,那些怪獸還是相當可愛的。

 

          「發動魔法卡,『吼獅之鬃』。」

 

          「吼獅之鬃會讓自然鳳梨攻擊力變為3000,怪獸效果無效化。」

 

          「穗姬要戰鬥了!自然鳳梨直接攻擊絢櫻!」

 

          鳳梨一躍而出,就用身軀去撞擊絢櫻這位決鬥者。

 

          「人家在傷害階段,要用『古生物 怪誕蟲』將自然鳳梨攻擊力減半。」

 

          翻開陷阱卡的同時,絢櫻身後出現深邃深藍的渦流,一隻長著七對長刺的怪蟲從中噴出,附著在自然鳳梨上面。

 

          「怪誕蟲生活在5.3億年前的海洋,地球正處於寒武紀時期,因為外型奇特被認為是夢中才可能見到的生物,而具有這個名稱,嗚……」

 

          最後鳳梨還是落在絢櫻身上,可是所受到的傷害已經沒有那麼嚴重。

 

          絢櫻:4000-1500=2500

          穗姬:4000

 

          「覆蓋一張後臺,穗姬結束了。」

 

          後臺是遊戲王玩家對魔法陷阱區的另一種稱呼,相對地,怪獸區就被稱為前臺。

 

          結束階段,吼獅之鬃與怪誕蟲的效果都結束了,自然鳳梨的攻擊力當然也變回原來的100

 

          「人家的回合,抽牌!」

 

          「發動另一張古生物的陷阱,『古生物 擬油櫛蟲』的效果破壞後面那張覆蓋的卡。」

 

          「另外,墓地古生物的陷阱卡可以通過連鎖陷阱卡的發動,當作怪獸特殊召喚!」

 

          周圍的場景開始黯淡下來,身體明顯感覺到室溫下降到冰冷,耳邊沒有聲響安靜的可怕,很真實讓我感覺到真的身處在海底一樣。

 

          沙沙……我聽到了某種動物在沙地上的移動。

 

          那生物的真實身分即是被特殊召喚的古生物 怪誕蟲。

 

          「西元1977年,古生學家Morris定義怪誕蟲的型態為有著大頭、長型軀幹、用七對長刺行走以及背部有著裝飾用的七條短觸角。」

 

          開始了,只要古生物登場的那一刻,絢櫻就會滔滔不絕的說明。

 

          「不過這個描述是錯誤的。真實的情況卻是上下顛倒左右相反,身體另一端短小的部分才是頭部,原本認為行走用的長刺是背部具有保護性的器官,而短觸角同樣也是七對,是真正用來行走的步足。」

 

          現在我們所看到怪誕蟲外表其實是錯誤的,這點我也是之前才從絢櫻的說明得知。

 

          「穗姬有聽清楚怪誕蟲的說明嗎?需不需要人家再說一次?」

 

          「嗯、姆……不用了。」

 

          面對絢櫻熱情的解說詢問,穗姬顯得措手不及,用含糊的答應點頭蒙混過去。

 

          我當初的表現,其實也跟穗姬差不多的,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受。

 

          怪誕蟲特殊召喚後,接著處理擬油櫛蟲的卡片效果。

 

          只見一隻扁平的黑影游過,那張覆蓋的卡就像玻璃破碎四分五裂了。

 

          當卡片送入墓地,像我這樣的觀眾就可以知道它的內容了。

 

          穗姬所覆蓋的是陷阱卡,炸裂裝甲。

 

          原來如此,是為了保護自然鳳梨不被高攻擊力的怪獸所破壞而設置的。

 

          但,炸裂裝甲……我印象中不管誰放這張卡,它似乎從來沒有一次成功破壞過怪獸。

 

          ……

 

          「發動另一張覆蓋的陷阱卡『古生物 皮卡蟲』,捨棄手上的怪誕蟲,再從牌組抽兩張卡。」

 

          「同時,墓地的擬油櫛蟲也會特殊召喚!」

 

          看來會破壞魔法陷阱的扁平黑影,馬上就會現出它真實的樣貌了。

 

          「擬油櫛蟲是三葉蟲的一種,身體結構承襲三葉蟲的特徵,頭大尾小,頭部呈現半圓狀、軀體分為七個環節、最後是環節融為一體的羽尾扇,身長大約10釐米左右。」

 

          「與一般三葉蟲的區別,有著頭鞍部寬廣、軀體兩旁有修長的側葉、羽尾扇較深入中段驅體等三種特徵,根據目前所發現的三葉蟲種類當中是最為常見的品種。」

 

          絢櫻一直解說,穗姬眼神已經呈現空洞狀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神遊了。

 

          「那麼,進入戰鬥階段。」

 

          絢櫻一宣言,穗姬才在這個時候驚醒。

 

          怪誕蟲與擬油櫛蟲都是攻擊力1200的怪獸,用來攻擊只有100的自然玉米已經足夠了。

 

          在絢櫻喊出攻擊後,怪誕蟲戰鬥破壞自然玉米,擬油櫛蟲則是給予穗姬直接攻擊。

 

          絢櫻:2500

          穗姬:4000-1100-1200=1700

 

          「主要階段二,人家要將等級二的怪誕蟲與擬油櫛蟲進行疊加!」

 

          ───不管再看幾次還是一樣華麗動人!

 

          現在的我正緊握雙拳,感受加快的心跳,注視前方即將出現的場景。

 

          場中央在進行超量召喚的時候都會出現了一個黑色漩渦,然後將作為素材的怪誕蟲與擬油櫛蟲化為兩道光影吸到裏面。

 

          這個重現動畫召喚場景的模式一直是這個遊戲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超量召喚,『古生物 歐巴賓海蠍』!」

 

          一隻全身通紅,身體具有數節的古代生物從黑色漩渦躍出,歐巴賓海蠍以守備狀態出場,周身帶有兩粒象徵超量素材的光點。

 

          絢櫻繼續講解:「歐巴賓海蠍身體長度為4070毫米,頭部有五顆凸出的眼睛、下方的吻部如同長襪一般,身軀具有環節結構與未礦化的外骨骼,可以說是近代蝦類的遠親。」

 

          穗姬求救的眼光看向我,似乎已經厭倦絢櫻的講解。

 

          我也只能苦笑著兩手一攤,表示沒有辦法。

 

          「歐巴賓海蠍的分類其實在這一百多年來都有相當的爭議,原因在於1975年的調查中所發現的幾個特徵無法被歸類為任何一門,儘管它本身牽涉到節肢動物與環節動物的源頭也沒辦法歸屬為任何一類。目前已確認的歐巴賓海蠍幾乎都是在加拿大的柏吉斯頁岩層所發現的。」

 

          絢櫻說到這進入些許沉醉,但在下一秒又回到卡片戰鬥的狀態中。

 

          「發動歐巴賓海蠍的效果,移除一個超量素材,從牌組把『古生物 高足杯蟲』加入手牌。」

 

          「再覆蓋一張卡片,人家就到這裡結束了。」

 

          歐巴賓海蠍本身具有從手牌發動古生物陷阱卡的效果,也就是說那張覆蓋的卡片並不是古生物的卡片了。

 

          以絢櫻場上的形式來看,很有可能是用來輔助超量怪獸的陷阱。

 

           「穗姬……抽牌了。」

 

          原本一臉倦意的穗姬,在看到抽的卡豁然微笑起來。

 

          「穗姬猜絢櫻牌組應該都是陷阱吧?」

 

          「是啊!因為古生物都是能從陷阱轉換成怪獸的特殊陷阱卡。」

 

          「而且,人家也喜歡牌組維持單一顏色。」

 

          這個我懂。

 

          維持同種色系的物件,帶給了我一種整體性的感受。

 

          「嗯。穗姬也喜歡那種感覺。」

 

          穗姬也同樣這麼認為。

 

          「可是這樣的牌組是贏不了穗姬的。」

 

          絢櫻臉上出現疑惑,看來是不知道穗姬的自然怪獸特性。

 

          「穗姬也要謝謝絢櫻破壞了炸裂裝甲,才能讓自然鳳梨發揮真正的效果。」

 

          「在準備階段的時候,穗姬沒有後檯,墓地的自然玉米就會特殊召喚到場上。」

 

          穗姬的場上再度生長出有著圓滾滾雙眼的自然玉米。

 

          「解放自然玉米,升級召喚自然竹筍。」

 

          自然鳳梨散落成黃色光粒子,然後再度集結,出現一顆矮胖可愛神情擬人般的竹筍。

 

          「從現在開始,只要自然竹筍在場上,絢櫻就沒辦法發動魔法與陷阱了。」

 

          聽到穗姬這麼說,絢櫻原本要發動的卡片的手停了下來。

 

          「接著再發動魔法卡,一換一。」

 

          「以手上一隻怪獸作為代價,從牌組特殊召喚等級一的『自然瓢蟲』。」

 

          一隻背上盛開花朵的瓢蟲從我眼前飛過,然後停在自然竹筍尖端上方。

 

          「解放自然瓢蟲,將自然竹筍的攻擊力提升1000分,這樣穗姬的竹筍就有3000的攻擊力囉!」

 

          歐巴賓海蠍守備力有2400,在增加戰力後的自然竹筍確實足夠破壞掉了。

 

          自然竹筍在進入戰鬥階段後,變成了一個巨大鑽頭順利地貫穿了歐巴賓海蠍。

 

          並且,穗姬在這個回合的最後興奮說著「下個回合,勝利就是穗姬的」,相當有自信的結束回合。

 

          我大概也能猜到穗姬的想法,這回合僅僅是破壞歐巴賓海蠍就足夠了,在自然竹筍使得絢櫻無法用陷阱卡的狀態下,是無法增加場上的怪獸,可以說是勝局已經定下。

 

           「抽牌。」

 

          面對陷阱卡都被封印的狀態,絢櫻沒有出現想要放棄的表情。

 

          這個時候突然湧現一個直覺,我立即播放了不動遊星專用的BGM,讓場景氣氛炒熱起來。

 

          「人家覆蓋這張卡,然後把它送入墓地,特殊召喚手中的『卡片破壞者』。」

 

          很明顯絢櫻是把高足杯蟲覆蓋在後檯,以它作為代價進行特殊召喚,而這個目的看來就是要進行升級召喚。

 

          自然竹筍攻擊力2000,大部分的上級怪獸都有能力戰鬥破壞掉它。

 

          「解放卡片破壞者,升級召喚『垃圾修正者』。」

 

          垃圾修正者?它的攻擊力不足以破壞自然竹筍,難道說絢櫻是想……

 

          穗姬驚訝問道:「咦?絢櫻不是只用陷阱嗎?」

 

          「對呀!人家的牌組不僅僅是用陷阱,而是要讓陷阱的效果能夠發揮到最大限度。」

 

          「所以才會將卡片破壞者與垃圾修正者放在裡面。」

 

          上次和我對戰的那場還沒有看到過那兩張卡片,絢櫻對於陷阱卡被封印的狀況果然已經有設想過了。

 

          可從來沒料到,絢櫻的想法是如此的夢幻美麗。

 

          「垃圾修正者的效果就是把它和墓地的陷阱卡除外,就可以使用那個效果。」

 

          「人家把高足杯蟲除外獲得卡片效果。捨棄手上一張卡片,移除穗姬場上的自然竹筍。」

 

          在某一處的黑暗中,爆射出一根根的黑色觸手將自然竹筍快速捲住包圍,短時間之內將它吞食乾淨。

 

          「這樣一來,人家的陷阱卡就可以用了。」

 

          絢櫻按下決鬥盤上啟動陷阱的按鈕。

 

          「發動『超量重生』,復活歐巴賓海蠍,而這張卡片也作為它的超量素材。」

 

          「超量重生也是陷阱卡,連鎖墓地的皮卡蟲特殊召喚。」

 

          聽到新的古生物又要登場,穗姬的臉色開始發青,眼睛也變成漩渦狀了。

 

          「皮卡蟲的外型與鰻魚類似,身長大約5厘米,頭部有著類似天線的觸手,它被認為是脊椎動物最早的祖先。」

 

          「在英國的生物學評論上曾經分析於1911年出土自洛杉磯的皮卡蟲化石,以脊索動物特有的肌節、神經索和血管系統為根據,證明其是地球最原始的脊索動物。」

 

          說到這,絢櫻興奮地向穗姬揮手,說道:「穗姬這個很有趣吧?我們的祖先竟然只是來自一隻小小古生物耶。」

 

          很可惜,我想穗姬應該沒辦法聽到妳的聲音。

 

          「再一次使用歐巴賓海蠍的效果,移除超量素材把『古生物 依爾東缽』加入手牌。」

 

          「人家用皮卡蟲直接攻擊穗姬。」

 

          「並且,從手上發動依爾東缽的卡片效果,皮卡蟲的攻擊力提升到1700。」

 

          赤色,類似鰻魚的生物,以三倍游速去撞擊穗姬小小的身軀,準確地將她的生命值歸零。

 

          絢櫻:2500

          穗姬:1700-1700=0

 

          我邊拍手,邊讚賞:「絢櫻最後的連環陷阱真是精彩!」

 

          絢櫻臉上一紅,吞吞吐吐地回應:「沒、沒這回事。」

 

          對戰一結束,絢櫻又回到之前的內向。

 

          「不要、不要!穗姬又輸了啦!」

 

          這傢伙還真的不鬧不行耶。

 

          「長官長官!為什麼穗姬針對陷阱的戰術還是會被破解呢?」

 

          哭鬧發發脾氣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偏偏是找到我這裡,不是身為對手的絢櫻,而且還騎在我的肩上亂搖。

 

          「這只能怪妳大意,還能怪誰啊!」

 

          「也可能是妳說出不該說的宣言了!」

 

          這一定是在報復我剛剛不制止絢櫻的古生物解說。

 

          絢櫻默默走到我面前小聲的說道。

 

          「對了,有件事情人家很在意。」

 

          「本官聽著。」

 

          「請問長官是人妖嗎?」

 

          咯登!

 

          這個提問害我內心顫了一下,同時口中也連忙否認。

 

          「才不是!本官打從出生的判別就是男性,和虛擬角色別無兩樣。」

 

          只是現實沒有那麼高大和具有男子氣概而已。

 

          更糟的是,還被養成奇怪的性格。

 

          「穗姬也想到了,長官有時候會露出一種表情,就好像……姆,要怎麼形容呢?」

 

          絢櫻接口:「就好像是少女才會有的表情。」

 

          「對!穗姬想說的就是這個!」

 

          我正經地解釋:「妳們應該是看錯了。本官確實在感興趣的時候會有極大的表情變化,那可不能叫做少女。」

 

          絢櫻有些歉意地說道:「不好意思問了長官這麼奇怪的問題。」

 

          看來我以後要更加注意了,不要讓以前被培養的性格又浮上來了。

 

 

後記:

漢揚大大的短漫害我突發來個真正的決鬥文。

 

東港櫻花蝦參上.jpg

 

其實早在這篇之前就有想法,想要少女都成為決鬥者,每人配備與自己角色相符合的牌組。

只是我的本命是YGO,一直撥不出時間來寫這整個系列文,到了被這幕一逼才毅然決然寫文出來。

 

聽說接下來就是絢櫻的季節,剛好也拿來當作慶祝文。

 

最重要的是我告知各位一項不可錯過的訊息!

那就是……

新一季的遊戲王VRAINS,將在5/10下禮拜三撥出,希望各位不要錯過!(揪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