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意想的一段短打。

至於有多突發意想,好奇的人就儘管入內觀看。

 

LINK VRAINS的某個偏僻角落,一名漢諾騎士因為決鬥敗北而倒在Playmaker面前。

 

「呵呵,和我們漢諾騎士作對,總有一天你會被左輪大人收拾的,Playmaker!」

 

說完遺言的哈諾騎士就在遊作的眼前消滅帳號了。

 

遊作對此並沒有太大反應,從容地進行往現實世界的通話。

 

「草薙先生,我準備要回去了。」

 

通話的那一方沒有任何回應,遊作這時竟然發現通訊功能無法作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針對任何人發出的疑問,遊作也馬上叫出虛擬人物的選單查看是哪裡出問題了。

 

「對了,我想起來有關漢諾騎士的記憶!」

 

一聲巨大的電子音驚呼從遊作手上的決鬥盤傳出,原本正在調整功能的遊作也不得不停下,看向決鬥盤上以一枚眼睛為型態的AI

 

AI的名字為Ai,是某天遊作捕獲用來當作漢諾騎士的武器,也作為一名救世主()

 

「現在很忙,有話回去再……」

 

Ai立即打斷,很凝重地說道:「不!這很重要必須馬上告訴Playmaker大人!」

 

「真的嗎?」遊作顯得有些懷疑。

 

Ai的樣子變為瞇瞇眼狀態,繼續凝重說道:「現在不聽的話,之後可是會後悔的。那就是……」

 

Ai這麼一說,遊作沒有反對了,精神完全專注在他的身上。

 

在一台熱狗餐車隱藏的密室中,經過一陣動盪,有人從虛擬世界回到了現實。

 

封閉的閘門被打開,身為高中生的藤木遊作走了出來。

 

一看到遊作從LINK VRAINS回來,草薙立即上前關心。

 

「遊作,沒事吧?剛剛通訊突然斷掉,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漢諾騎士的雜魚突然反撲而已,也沒收到任何傷害。」

 

「這就好。」草薙放心下來。

 

三天後。

 

遊作在放學之後,一如往常地來到草薙的餐車。

 

「哈囉!草薙先生今天的生意如何呢?」

 

原來正面對螢幕的草薙轉身過來,並且對遊作苦笑著。

 

「還是一樣那副樣子,剛好足夠經營下去。」

 

遊作打趣地說道:「說不定過陣子,就像高速決鬥,下個流行的風潮就是熱狗麵包了。」

 

「準備要大忙特忙了。」

 

聽到遊作這麼說,草薙頓時大笑起來。

 

「哈哈哈……遊作居然也會說這麼有趣的話,我還以為只有Ai才會說。」

 

提到Ai,草薙也問道:「遊作,最近你都把揚聲器關掉了嗎?不然Ai怎麼會這麼安靜?」

 

「才沒關呢。或許是最近與漢諾騎士的戰鬥讓他信服,才乖乖地不再隨便開口。」

 

「哦!這還真是不錯的狀況。」

 

「話說回來,最近遊作個性似乎變化許多?」

 

遊作的臉色變了一下,不過又恢復正常地回應草薙。

 

「沒什麼,只是遇到點好事,高漲的情緒一直無法平復而已。」

 

「是這樣子啊?」

 

人在突然碰到好事,會在一段時間內表現出不同於往常的言行,這個似是而非的說法讓草薙感到疑惑。

 

但不一會,他還是選擇接受,面露微笑的對遊作做出一件小要求。

 

「那麼遊作待會要把遇到的好事說一下哦。」

 

「沒問題。」

 

遊作爽快的答應,然後在草薙重新看向螢幕時,臉上拉出了詭異的笑容。

 

回到當天,草薙失去聯絡的那段時間。

 

「那就是……」

 

神秘的話題都還沒說上,Ai就上次一樣,為了吞噬企圖自爆的漢諾騎士,暫時從決鬥盤脫離變為有如六個花瓣的黑色肉食植物,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狀況下將遊作整個人包住。

 

Ai,你在做什麼?」遊作左右看著沒有邊際的黑,呼喊著。

 

AiAi Ai這個名字真是有夠沒品味的。」

 

「相比之下,接下來的Playmaker和藤木遊作就好一些了,會滿意一點。」

 

「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遊作雖然有些猜測,可是還不能肯定,也不敢想像AI能做到那種事情。

 

「對於有著自由活動肉體的人類,本大爺可是有著相當大的興趣。」

 

「而且,也是躲避追捕,藏身的好地方。」

 

這時,遊作終於知道Ai的目的居然是要取代自己。

 

遊作面露絕望,自己的意識就要消失在一個AI的手中,明明都還沒完成任何目標。

 

在瀕臨消失之際,遊作呢喃細語。

 

「我有三個必須道歉的人。」

 

「第一,是我自己。」

 

「第二,是給予我勇氣的人。」

 

「第三……對不起,草薙先生。」

 

遊作被黑暗吞噬了。

 

從外面看,一塊小山大小的黑色黏土經過一陣騷動,漸漸縮小,重新化為了Playmaker

 

只不過這時這個虛擬角色的內在已經不同了,已經不是藤木遊作,而是原本該是AIAi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Playmaker大人了!」

 

「同時也是,藤木遊作。」

 

標題:奪舍

 

後記:

其實這是之前有人腦洞大開猜測遊作以前是AI,然後現在擁有人類身體。

然後,我也跟著腦洞,所以伊格尼斯也可以搶奪人類身體,就有這個短打出現了。

但是搶奪身體這件事要用什麼名詞呢?

結果我正在看修真小說,看到奪舍,好!就是用奪舍來當作標題吧!

這就是,這篇短打的整個始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