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GD子、斯巴達克斯、海克力士、??????

性轉:有

 

 

 

周圍歡呼吶喊,氣氛相當熱烈,紅髮少女的御主被如此圍繞著,所感受到悸動是成等比上升的。

 

這也難怪了,她正處於羅馬競技場的正中央,是絕對無法拒絕這份歡騰的。

 

現在正值尼祿季,由羅馬皇帝尼祿所舉辦的武鬥盛宴。

 

當然少女御主所在的競技場就是活動主場,她則是被邀請為參與開場的表演賽,演技之一『十二試煉』的嘉賓。

 

碰、碰!

 

兩聲巨大的跺地從對面傳來,不久後高大的身影逐漸接近,他的身上滿是爆炸性的肌肉,看起來就像岩盤一樣牢靠,手上礦石製的武器像長劍也像巨斧,能夠想像被砸到身上一定是死亡或重傷。

 

畢竟,不是人人身上都藏有阿瓦隆這類提高治癒能力的聖遺物。

 

少女御主早就知道那位英靈是希臘頗負盛名的英雄『海格力士』,他是狂戰士,在狂化的作用下又增強了他的攻擊性,即將面對如此的對手可以說是難纏至極。

 

好在要和海格力士博鬥的並不是少女御主自己,而是在這之前她所召喚的英靈。

 

少女御主突然毫無鬥志地垂落雙臂,然後自嘲了一句。

 

「呵呵,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想到不久前的事,少女御主就有些失落,完全沒預料到召喚會在最後關頭出了問題。

 

依照她預想那樣,對羅馬競技場數值加成最優秀的英靈,絕對是以反抗為名的劍鬥士『斯巴達克斯』為最佳選擇。

 

但,就是在詠唱咒文的最後階段忍不住打了個噴嚏導致儀式產生爆炸,少女御主當場被炸的灰頭土臉,而召喚的英靈靈基也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

 

在有聖杯輔助召喚的情況下還能夠失敗,作為魔術師可是不合格啊!

 

少女御主正暗自嘆息的時候,在她身旁已經有個小小的身影忍不住解除靈體化,一口氣地衝了出去,片刻後少女御主才反應過來。

 

「等、等等!我還沒有下指令啊!」

 

斯巴達克斯居於狂戰士的職階深受狂化影響,根本沒有聽從御主話語的餘地。

 

在她的意志中只有打倒壓制者,而這個目標已經被眼前的海格力士所代入。

 

面臨如同子彈般飛躍過來的物件,海格力士低吼一聲,毫不留情地舉起巨刃重重劈落。

 

海格力士的反應與動作,完全沒有刻板印象中高大壯碩的人行動緩慢,反而是異常地迅速。

 

鏘———

 

清鳴的金屬碰撞聲震響整個競技場,這不是武器打中肉體該有的狀況,顯然這是武器之間的交鋒。

 

被擊落的東西在地上滾動了幾圈,揚起數起的沙塵,那個站立起來的嬌小身影微微抖動著,她感受到了反抗壓制者的喜悅。

 

在所有人面前正式登場的斯巴達克斯是一名七八歲的短馬尾幼女,稚嫩的臉龐被鐵帶劃分,一片微笑的兩側帶有酒窩,並且眼中散發綠色光芒。

 

年幼的肉體則如同石膏般的灰色,身上僅有一件裸露大片肌膚的鐵製拘束裝,手持的劍幾乎達到身高的長度,明顯不合乎她的體裁。

 

看來她就是以那把劍擋住海克力士的巨刃,然後高舉著它,挺起平胸高聲宣言。

 

「壓制者呀!從這裡就是反抗的開始,做好覺悟吧———」

 

斯巴達克斯的呼喊雖然因為年幼而口齒不清,可是卻能清楚感受到在瘋狂中那堅定無比的反抗。

 

呼喊口號的這一瞬間,羅馬競技場的氣氛被炒熱起來,觀眾們毫無疑問被她的魅力所感染。

 

少女御主對她是不是斯巴達克斯已經沒有疑問了,但看著幼女高喊瘋狂宣言卻帶些可愛的模樣不禁暗自苦笑。

 

畢竟歷史上的這位英雄是位男性,召喚出現的應該是位壯碩的男子。

 

對於戰神崇拜的羅馬來說,勇猛的外表才足以撼動人心。

 

難道這個特異點的羅馬風潮,有了什麼轉變不成?

 

少女御主兩手一攤,無所謂地說道:「嘛~就這樣吧~數值弱化了一些,但是本質上並沒有任何遺漏。」

 

「嗯?本質?」

 

少女御主突然意識到,或許因為斯巴達克斯的本質上是「必定反勝」的英雄,在越是困難的情境下就越能帶來勝利,最終選擇以幼女弱小形象的方式顯現。

 

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並無法在當下證實,少女御主只能先暫時記下,就不再繼續探究下去。

 

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參與這場盛會的演技。

 

少女御主才剛這麼想著,斯巴達克斯又開始繼續她的反抗。

 

她仍就不屈不饒地往海格力士的正面奔跑過去,細小的手臂高舉長劍,不斷宣誓這份弱小的反抗。

 

「來吧~接受我的愛!」

 

斯巴達克斯跳躍起來,就要舉劍往海格力士的正面劈砍下去。

 

理所當然,以海格力士的反應與巨力,反而迅速橫劈彈開了幼女的劍,讓她正面完全曝露出來,接下來再一個反向揮砍,來勢猛烈地擊中後那圓滑的腰際,順勢將幼女重重壓倒在地。

 

這股迅速的攻防讓少女御主看得目瞪口呆,根本沒有下達指令的機會。

 

當她回過神來,斯巴達克斯就面臨在下風的狀況。

 

至於會不會就這樣出場,少女御主一點也不擔心。

 

斯巴達克斯具有高回復力的保有技能『被虐的榮譽』,再怎麼樣的重傷都一定能恢復過來。

 

就像在印證少女御主的想法,前方傳來斯巴達克斯更有朝氣的呼喊。

 

「更多———」

 

「更多的愛!!!」

 

但那股的口音似乎更標準了一些。

 

斯巴達克斯沒有在意幾乎被腰斬的身體,一隻小手搭上寬厚的刃身,稚嫩而有些瘋狂的臉龐看向上方的毫不動搖的面孔。

 

在眾人的注視下,嬌小的身軀開始起了變化,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復原,這點並沒有讓人太驚訝,真正的不可思議卻是幼女肉體也成長了起來。

 

身高緩緩拉長,顱後馬尾長至肩頭,胸前微微升起,整個體態有了女性的幅度,年齡大概到了十一二歲的程度。

 

就在所有人被這樣的變化所吸引,斯巴達克斯也在身體沒有完全治癒的情況下,將劍刺入海格力士的胸膛中,直接奪取了一條性命。

 

這場十二試煉的演技正是意味著,必須跨越過海格力士的十二條性命,才算完整通過。

 

發現被奪取一條性命,海克力士怒吼一聲,粗壯的腿部也立即用力踢在幼女的身上令她飛得老遠,差點撞上觀眾席的圍籬。

 

「很好……這真是太美妙了!壓制者呦!呵哈哈哈~~~」

 

斯巴達克斯立刻又站了起來,並且大笑著。

 

她發覺到自己正面臨一片巨大的牆壁,而必要跨越它才算完成了反抗,為此這名幼女的笑聲充滿喜悅。

 

如果有人夠細心,就應該會發現斯巴達克斯身體又長高了一些。

 

「我來了,壓制者喔!」

 

滿懷雀躍的反抗,斯巴達克斯再度大步奔跑,並依然正面去挑戰海格力士。

 

幼女的光溜溜小腳跨出自以為大步的步伐,但實際上並沒跑出多少距離,這種反差令人覺得著實可愛。

 

海格力士為了呼應斯巴達克斯的鬥志而高聲一吼,也如同後者所期待的正面對決,向眼前渺小的幼女狂奔。

 

他狂奔的一步是對方的五六倍。

 

一個極快,一個極慢,但毫無疑問雙方絕對會在短時間內再度接觸。

 

這時一名近距離的觀眾發出了嘆息聲。

 

「這場戰鬥好像不需要我耶?」

 

少女御主眼中無光采,已經放棄了指揮自己的從者,只是低蹲地上,觀望著這場直來直往的戰鬥。

 

雙方再度的交鋒,首先是斯巴達克斯像兔子一樣跳起來,舉起的劍想要再次刺穿海格力士的心臟。

 

海格力士早有預料到對方會再一次攻擊同一個要害,僅僅是將身體傾斜,令鐵劍刺入肩頭,然後收縮那部份的肌肉夾住劍刃。

 

這麼做的結果當然是使得斯巴達克斯無法抽出劍身,幼女整個人就這樣被懸掛在半空中。

 

嗚嗚的聲響從海格力士的口中發出,這是兇獸即將發生猛烈攻擊的前兆。

 

果然不久後,海格力士張口大吼,同時也不斷高速揮舞巨刃打擊在近處的幼女身上。

 

一方面,細小的那隻手緊握劍柄,不放下為了反擊而準備的兵刃;另一方面,由於對手的距離過近,沒有辦法發揮出剛才腰斬的力道,但也用高速的揮撃快速累積肉體上的傷害。

 

斯巴達克斯全身傷害累累,但她臉上的露齒微笑從來沒有一刻是消失的。

 

舊的傷口不斷癒合,新的傷痕又不斷冒出,但此同時幼女也不斷在成長,肉體成長為國中生的程度,身形終於是一名少女。

 

「哈哈哈———這種程度是無法傷害這副肉體的!」

 

斯巴達克斯的大笑與暢所欲言,令海格力士有些吃驚,手上的巨刃不由得停頓一會。

 

抓住了這個時機,少女的綠眸中閃出一絲光芒,突然用出現肌肉弧度且有些許傷痕的雙腿夾住那富有肌肉的腰際,另一隻空手也握在劍柄上了。

 

肉體成長到了這個程度,斯巴達克斯也足以用雙手拔出被束縛住的劍,並且在下一刻刺穿了海格力士的咽喉,又奪取一次他的性命。

 

戰鬥的本能令她沒有就這樣停手,而是不斷抽插劍身,重複刺入同樣要害的咽喉,臉上的微笑在這個時候增添了瘋狂。

 

海格力士再一次復活,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高跳,然後面朝地下的重重落地。

 

這麼一來,完全被當作肉墊的斯巴達克斯,在重力加速度下成了海格力士與大地之間的夾心餅乾。

 

「嗚嗚嗚———喔喔喔———」

 

感受到雙方面的沉重,斯巴達克斯因為初次體驗而驚異,口中呻吟卻是承受壓制者的反擊所有的喜悅。

 

當這股物理作用力回歸平靜,海格力士從對方的身上跳開,平靜地望著下方渾身不規則的物件。

 

倒地的拘束裝少女全身不但傷痕累累,還有多處挫傷骨折,雙腿早已不再施力而大開,兩側的手臂像是被折成幾斷一樣。

 

但是,握著劍的右手仍然沒有鬆脫的意思。

 

這是再怎麼樣的重創,斯巴達克斯沒有減弱任何鬥志,堅韌異常的反抗象徵。

 

為了回應這股敬意,海格力士高舉雙手握住的巨刃,使用了全力給予斯巴達克斯致命的一擊。

 

巨型武器落在軀體的瞬間,地面發生了巨震,並且以落地處為中心捲起了沙塵暴,可見海格力士所持有的巨力是多麼的恐怖。

 

「哇!嗚、呸、呸———」

 

突然出現的地震把少女御主震得趴伏在地上,又加上迎面而來的沙塵,讓她吃了滿嘴巴的沙子。

 

她看向產生劇變的發生源,同時也因為感受到了那恐怖的破壞力,使得表情出現了驚恐。

 

要不是從手上的令咒還傳來與斯巴達克斯的契約,她大概會認為自己的英靈已經出局了。

 

在一片巨坑當中,有個被狠狠斜劈開的少女軀體,四肢殘破不堪,但是她卻沒有因此氣絕。

 

原本微微張開的嘴唇瞬間拉起來了一個大微笑。

 

彷彿就是以這個笑容為開端,『被虐的榮譽』又開始迅速修復受損的肉體,也不斷成長著這名少女。

 

當有著明顯肌肉弧度長腿踏出坑洞外,在眾人面前出現的少女已經有了高中生程度的外貌。

 

少女的氣質有了極大的變化,這不僅僅是因為肉體成長年齡增加產生了少女麗質,還有周身外溢出來的魔力讓她更像是暴風的中心。

 

她的寶具擁有著將受到傷害轉化為自身魔力的能力。

 

她正等著將肉體上的痛苦,所有的魔力一口氣爆發出來的時刻。

 

「真是太美妙了!太美妙了!我感受到喜悅越來越接近了!」

 

斯巴達克斯如同當下活潑的女高中生不斷地呼喊,而這股活潑也再度鼓動了羅馬的觀眾們。

 

少女仍舊露齒地微笑著,舉劍高喊:「壓制者呀!我的反抗逐漸地完成,在此之前不斷接受我的擁抱吧……這就是愛!」

 

當「愛」一提高音階地喊出來,觀眾們的歡騰成為了斯巴達克斯的助力。

 

第三次了,少女依舊沒有任何恐懼地往對手衝去,背後金色披髮一片飄動,胸前兩粒富士蘋果大小的透紅劇烈抖動,劍尖的方向直指對方胸口。

 

只聽到猛者的一聲吼叫,海格力士竟然又跳躍起來,直直往斯巴達克斯的方向落去。

 

而他這次的目的卻也是打算利用高空落下的重力加速度,以高速達到後發先至的效果,瞬間用右手所持的巨刃將對方整個頭砸碎。

 

就在巨刃來到斯巴達克斯的面前時,鐵劍已經變為橫擺,準備立即格擋猛烈的攻勢。

 

鏘———

 

又是武器交鋒的鳴響,但是和上次的結果截然不同,斯巴達克斯僅僅是雙腳往地面下沉一些,就完全接住海格力士的巨刃。

 

海格力士有些意外,這一擊居然對斯巴達克斯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斯巴達克斯架開巨刃,然後狠狠一劃,海格力士的胸口就出現極深的橫向傷痕,但同時後者也不甘示弱直接斬斷前者持劍的手臂,然後另一方又是快速地拿起斷落的手臂一甩,那把被緊握住地劍就畫個圓弧刺入海格力士的腹部。

 

巨刃位於低處,腳成弓箭步,這個時候最迅速而有效的反擊就是用那厚實的肩頭給對方胸口重擊。

 

劍刃突然從腹部被拔出,血液爆發性的噴出,但傷口一下就被堅實的肌肉所堵住。

 

少女痛苦而扭曲的面容馬上轉變為享受的微笑,身體仰躺半空中的同時,腿部肌肉使力一動,從地面被拔出腳掌踢踹射出眾多碎石,往海格力士的顏面射去,也順勢接起被斬斷的手臂。

 

斯巴達克斯身軀也異常地柔軟,抬腿就能夠讓自己平視小腿,並且兩腿間的深處完全暴露出來。

 

如果只是一般石塊憑海格力士強壯的軀體根本不需要做任何防守的動作,但是在斯巴達克斯外溢的魔力賦予下則具有不一般的破壞力,必須橫擺巨刃進行防守,可是仍有一些石塊撞擊到身體造成損傷,其中之一就有頭部的側邊無端消失部分。

 

斯巴達克斯落地之後只在地上滾個半圈,以四肢伏地的姿態再度往海格力士衝去。

 

對方雖然乘勢追擊,可是這段距離也足夠讓海格力士準備應對的動作。

 

他已經知道了普通的攻擊無法再對斯巴達克斯造成足夠程度的傷害,終於在長吼之下啟動了固有技能『勇猛』。

 

在短時間之內激發自己的潛力,就是為了提升巨刃的破壞力與速度。

 

互相再度近距離的揮舞兵器,海格力士提升攻擊力的巨刃確實每一擊都對對方造成重傷,但偏偏對方重傷卻還是速度不減的進行反擊,視重傷如無物。

 

又在不斷傷口復原的狀態下,高中少女漸漸成長到二十多歲的程度,身高到了190,胸前吹脹到如同哈密瓜大小,長髮濃密如同金色的洋流滑到細緻緊繃的蠻腰,臀部也成為可以撐起鐵裙的麻糬,斯巴達克斯成為一名高挑凹凸有致的女性。

 

在對方年齡漸長身體能力增強的情況下,海格力士每一擊因勇猛所加強的攻擊已經漸漸減少效果了,終於他使用了寶具『射殺百頭』。

 

用瞬間疊加的九重攻擊,整個打碎斯巴達克斯的肉體,將其瞬間分為數十小塊的狀態。

 

然而其中一塊上面附著的單隻綠眸出現在海格力士眼前,它馬上變成了上下內壓的狀態,就像是在說『我的愛還沒有結束,反抗還在進行著』。

 

海格力士想要把剩餘下來的分段揮砍成粉塵讓對方真正出局,可是當巨刃一碰觸到那些肉體卻被一股強大的魔力反彈開。

 

斯巴達克斯的第二固有技能『不屈的意志』在這個關鍵時刻保留住她不被完全粉碎。

 

一隻殘餘的手緊握住鐵劍飄浮至肉體分段的最前方,先是劍身泛出紅光,緊接著連帶其他分段也被紅光所包覆,肉體上的復原居然比先前還要迅速,僅僅是在一瞬間就完成的事。

 

這就是第三固有技能『劍之凱旋』加上『被虐的榮譽』的效果。

 

二十多歲的女性經過寶具的肆虐下存活,肉體又繼續爆炸性的成長。

 

身高拔升到兩百,胸圍更是破百,穿著的拘束帶已經無法完全遮掩碩大上的黑圓。

 

她的身上出現鍛煉完美的肌肉,四肢的不顯得過於粗壯,也不會因細長而看起來容易折斷,蠻腰雖然被腹肌佔據,但看起來卻是渾然天成。

 

金色長髮在氾濫之下達到陡峭的臀部,而那大部分的圓滑已經完全頂開鐵裙,所露出的是絲毫不缺的柔軟與緊繃,只要是男性都一定會用火熱的眼神依循原始欲望做出反應。

 

甚至是如同少女御主一樣的女性,也會幻想著相同的事,如同自己突然具有幻想的肢體。

 

斯巴達克斯在此時此刻,這個瞬間宛如同時擁有著結實肌肉與豐腴肉體之間協調美的女神。

 

往上開始算第七句所提到的『劍之凱旋』,這個固有技能不僅僅具有加強治癒的能力,還有在強化幅度上超越『勇猛』的攻擊性。

 

嗶哩~嗶哩~

 

紫色的電蛇紛紛冒出纏繞斯巴達克斯豐腴的肉體,這是當寶具將傷害轉換成魔力的累積已經到達了極限值,再過不久就要爆發而出的徵兆。

 

成熟女性擁抱自己的肉體,不斷尖聲鳴叫著,她感受到快感正充斥著全身。

 

海格力士的本能察覺斯巴達克斯手上的尖刃與這股即將爆發的魔力有著巨大的危險性,準備開啟固有技能『心眼(偽)』,進入迴避閃躲各種攻擊的狀態。

 

「啊———更多、更多———」

 

在斯巴達克斯的尖鳴下,她爆射出來擁抱住海格力士,打斷了『心眼(偽)』的開啟。

 

海格力士無法拉開斯巴達克斯,雙方的距離緊密異常,連後者的胸部都變形如同牛軋糖餅乾的內餡。

 

更為了確保海格力士沒有辦法途中脫離自己,斯巴達克斯在他背後雙手反握鐵劍,連同自己一起與海格力士貫穿。

 

斯巴達克斯對海格力士的怒吼視而不見,獨自亢奮地宣言。

 

「喔!反抗的時機到了———湧出吧!我的愛!爆發咯咯咯———」

 

在這個時候,斯巴達克斯終於使用了寶具『雌獸的咆哮』

 

爆發出了從開始累積傷害至今的魔力,高溫灼熱的衝擊波不斷崩裂著海格力士的軀體,每在他一復活的瞬間就再給予致命的一擊,直到將他的性命全部奪取為止。

 

這股魔力過於龐大,爆發出來的衝擊波即使成為餘波都是看不見的利刃。

 

少女御主站在遠處也被波及,透明的利刃一片片劃開衣物,漸漸使得她沒有可以遮蔽的地方,但是意外地沒有在身上造成傷害,這或許是從者下意識的保護。

 

在一切回歸於平靜之時,斯巴達克斯恢復成原來七八歲的幼女倒在地上,眼成漩渦面露幸福的微笑,並且口齒不清地呢喃「打倒了……壓制者……」。

 

競技場角落一片被肆虐過的煙幕中,黑漆漆的細長人影在當中浮現,但過了一會漸漸粗壯起來,轉眼間就恢復成海格力士。

 

海格力士走到幼女面前要給予真正致命的一擊,當正要揮下巨刃的時候,隆重的音樂突然響了起來,並且從競技場各處傳出了一聲高傲的制止聲。

 

「到此為止!這真是一場精采的決鬥!」

 

隨著音樂的行進,場中央逐漸浮出一座高台,而上面凜凜站立一抹鮮紅的人影。

 

競技場的羅馬觀眾們從那個聲音與身影都立即認出那是他們的皇帝而高聲歡呼著。

 

「喔喔喔!是皇帝陛下!」

 

「尼祿陛下蒞臨現場了!」

 

「羅馬、羅馬、羅馬———」

 

只有御主少女出現了一絲疑惑。

 

「是我的錯覺嗎?尼祿的臉和印象中有些差別。」

 

皇帝陛下再度開口:「沒錯!儂就是尼祿,各位羅馬的子民們!」

 

少女御主再往下看,嘀咕說著。

 

「奇怪?尼祿胸前的衣服怎麼有些鬆垮?」

 

「在宣布開場之前,儂要先感謝御主的應邀參與表演賽!」

 

說到了自己,觀眾們鼓掌如雷,少女御主有些害羞地向周圍觀眾進行回禮。

 

但到了一半,衣物終於一片片全部落下,讓她不得不蹲低來遮掩身體。

 

由下而上的角度看向尼祿,這時她又有了新的發現。

 

尼祿臉頰邊似乎露出黑色的髮絲,好像是戴了假髮。

 

「儂現在正式宣布,咕哒咕哒尼祿祭開始了!」

 

皇帝()的宣言讓競技場的氣氛炒熱到最高點。

 

咕哒咕哒!?難道這個人會是?

 

御主少女已經猜到了,那位尼祿是某位第六天魔王的少女所裝扮的。

 

居然沒有其他人發現,自己的皇帝被人掉包了。

 

在某個沒人注意到的暗處角落,一名衣服被扒走的人影全身被纏繞龜甲縛,嘴中被塞防咬球,正不斷努力掙脫這個束縛。

 

越是要掙脫,繩子就越咬入肌膚內,各處圓滾的地方也就生動了起來。

 

到目前為止她還不知道,自己的舞台已經被另一個人站了上去。

 

 

 

 

後記:

最近的尼祿季喜歡上使用斯巴達克斯了,所以特地寫篇性轉文來感謝他。

 

一開始還在煩惱,真的也要把性轉斯巴達克斯變成異形嗎?

 

但後來靈光一閃,腦中浮現一些早期的作品,然後想到了一部蘿莉精靈變御姊的作品。

 

果然把幼女變成御姊就是王道!

 

這種想法瞬間誕生,就開始往這方面發展了。

 

然後也加入一些早期作品的老梗,就突然湧現出一股懷舊感,回去看了一些舊番,像灼眼夏娜、神曲奏界、寒蟬鳴泣之時、涼宮春日等等。

 

再來就是處理FGO設定的地方,大部分是以遊戲為準,但也故意做了一些變化。

 

『我都不知道可以……』

 

『這不對吧?』

 

WTF?』

 

這是我想看到各位的表情WWW希望這真的有出現在你們臉上WWW

 

最後,突然想到斯巴達克斯到底值幾個海力士的戰鬥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