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早晨的陽光穿透窗戶灑在流理臺上,金色的錐狀光柱中閃耀著銀塵,這時的廚房擁有著早晨的味道。
 
淺淺吸口氣,綠眸的少女清楚感受到一日之計,帶有微笑與滿意。
 
艾米莉亞還沒有穿上制服,先是套上圍裙,頭上也綁上白色的頭巾,準備在早餐中露一手,滿足同住一棟樓的朋友們。
 
她打開冰箱拿出前一晚就準備好的食材,雙手所捧的大盆中有著一塊塊如同金磚,都已經吸飽了滿滿蛋汁的土司片。
 
用了一個晚上節省需要靜置等待的時間,法式吐司立即可以丟入平底鍋進行煎煮。
 
當金黃色的一面產生了咖啡色的斑紋,這代表的是吐司完成進度達到一半。
 
然而美食還沒上桌,艾米莉亞的後方卻已經聚集三雙六隻的眼神關注。
 
當小山般的法國吐司端上桌,也準備好一壺同樣前一晚煮好的麥茶。
 
在用餐前,艾米莉亞首先說道:「我的早餐可不是白吃的,要就拿東西來換。」
 
原本才剛伸手開始動作的黑髮少女一聽她這麼說,就又縮手回去。
 
艾米莉亞看向那位小穹,後者有些尷尬的嘿嘿笑著。
 
棕色短髮的少女……就是個毫無反映的婕兒。
 
此時,一個銀白長髮的耳機少女舉起手。
 
艾米莉亞故意有點嚴肅地說道:「耐耐,允許妳發言。」
 
「那麼……我可以偷偷先讓艾咪聽下次要發表的新歌。」
 
艾米莉亞驚訝地問道:「咦?妳昨晚不是還沒確定主題嗎?」
 
耐耐以笑容回應一句「剛剛決定下來囉」。
 
從驚異再轉為會意,艾米莉亞理解到耐耐的回禮竟然是打算把自己料理的過程轉化成曲子。
 
「小心不要吹破牛皮了。到時後開天窗我一定要笑妳!」
 
婕兒倒是一點面子都不給耐耐。
 
耐耐表面上毫不生氣,只是淡淡問道:「欸~~~那婕兒又能拿出什麼呢?」
 
「料理,當然就要用料理回饋!」婕兒拍胸脯地自信說道。
 
「「「不行!」」」
 
三人同一時刻大喊。
 
「唉?」
 
當婕兒提到要料理,三人同時想到那晚驚險的一幕。
 
她說要負責晚餐,然後在瓦斯爐上架起鐵網,上面放了塊魚肉。
 
結果駭人的景象出現了,婕兒拿出工業用的焊槍打算做炙燒魚肉。
 
所有人立即上前架住,搶先阻止婕兒。
 
不然,廚房可能因此報銷,搞不好甚至把房子給炸了。
 
這回想起來都會後怕的。
 
因此艾咪三人暗自決定,決不讓婕兒有機會料理。
 
「我覺得婕兒還是找其他適合的方式吧?」小穹這時臉上還是有些發青和冷汗。
 
根本不等婕兒的回覆,艾米莉亞就果斷決定。
 
「那麼我把這個決定權給耐耐好了。」
 
像是配合好的,耐耐也馬上決定下來。
 
「正好。最近我要去選購新的監聽喇叭和錄音卡,正愁沒人可以幫我搬回來。」
 
婕兒吃驚說道:「唉?我……我的意志呢?」
 
「「沒有!」」兩人瞬間否決。
 
就這樣,在極短的時間內婕兒就被艾米莉亞賣給了耐耐。
 
 「那小穹呢?」艾米莉亞轉頭問道。
 
小穹想了一下,說道:「發薪的時候,讓艾咪去月讀隨便點!」
 
「啊!好狡猾,這樣就想過關了!」
 
首先是婕兒激動的反應,不知道真的是這樣覺得,還是想為剛剛的事發洩。
 
「不行喔,小穹。這樣誠意不足喔。」耐耐也是持否定的態度。
 
「別這麼說嘛。第一次發薪可是相當有意義的。」
 
只有艾米莉亞試圖打圓場。
 
我想要為了誰,為了什麼,而為她做出付出。
 
其實艾米莉亞注意到了,自從小穹也成為高雄捷運的一員,她就欠缺著「給予」。
 
小穹雖然表面上和人有說有笑的,但這都是在單方面接受著好意。
 
現在的小穹並沒有往人際當中做出跨一步的勇氣,這或許是前陣子求職的失敗所造成的影響。
 
但是,艾米莉亞相信只要她一直擔當著高雄捷運的站務員,自己一直在她的身邊,總有一天能夠看到她自身所散發的光彩。
 
電視不知何時被開啟,一則重要的新聞立即吸引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今日清晨又在美麗島站附近發現遭隨機攻擊的被害人。』
 
新聞台的女主播一臉鄭重地播報新聞標題。
 
耐耐掃興地說道:「哎呀~一大早就看到這種令人討厭的消息。」
 
婕兒則是第一想到自己那邊的狀況,說道:「因為這件事的關係,我那邊的男性組員都氣憤的說要保護女性一同回家。」
 
小穹羨慕地說道:「沒想到工程組的人員都這麼熱心。」
 
「有工程師們的男性陪同,確實是個不錯的方法。」艾米莉亞也蠻認同這種做法。
 
「我看他們是想找理由搭訕吧?」耐耐倒是直接點明。
 
此話說出來,四名女性同聲笑了出來。
 
婕兒也拍胸脯,表示:「如果耐耐害怕的話,我可以特別保護妳回來啦!」
 
耳機抖動一下,耐耐別過頭去,不想讓婕兒看到她異樣的神情。
 
「這樣啊……」
 
「……」
 
耐耐聽起來不冷不熱地回應,讓婕兒有些不知所措。
 
由艾米莉亞看到耐耐的側臉卻是有些泛紅的。
 
艾米莉亞換個方面,談論這起事件。
 
「這種無法預測的犯罪行為,容易造成大家心理的不安。」
 
「像最近我在車上就明顯感覺到乘客的氣氛變得緊繃了起來。」
 
小穹也有些黯然地同意:「嗯。車站內的人們也因為這樣都不太有笑容了。」
 
她作為高捷的站務員,一次面對眾多的過客,在經常的觀察下自然能察覺到變化。
 
不過接下來電視新聞傳出了另一條不知該讓人安心,還是疑惑的消息。
 
『據警方了解,目前所有受害者的共同特徵皆為紅色長髮的女性……請有以上特徵的民眾晚上盡量減少外出。』
 
婕兒看向耐耐,倒是不擔心地說道:「耐耐不用太擔心啦!妳的頭髮像銀河一樣的閃亮亮銀髮,犯人是不會弄錯啦!」
 
耐耐的臉上更是燒紅,像是熟透的番茄。
 
但同樣的,婕兒仍然沒發現耐耐有這樣的變化。
 
「偷偷誇獎我,也不會有獎品的。」
 
婕兒一呆,感到疑惑,她並不覺得剛剛有哪裡稱讚過。
 
「頭髮嗎?我的是烏黑的長髮應該不會成為目標。」小穹順著髮際撫摸。
 
艾米莉亞也冷靜分析:「我們遇上兇嫌的機會應該不大,襲擊事件都發生在美麗島周圍,從來沒出現過在站內,也就說那個人似乎有計畫地圍繞在美麗島的附近。」
 
「說的也是,只要少接近事件發生的地點,應該就不會有事。」
 
「沒錯。」
 
艾米莉亞沒想到自己下一句馬上就被耐耐說走,因此也肯定了耐耐的說法。
 
但是,艾米莉亞卻沒說出另一項猜測。
 
要不然,就好像是在找某個人或某個東西一樣。
 
其他兩人沒有其他想法,自然只有不斷點頭,同時也放心下來。
 
到這裡為止,新聞內容就沒有其他關於襲擊事件的最新消息。
 
少女四人稍微看了一些電視台擷取YouTube的影片和抄錄PTT文章所做成的『奇聞』,也就一同前往高捷上班。
 
不過,在耐耐和婕兒踏出門外的同時,小穹拉扯了艾咪的袖口,暫時製造了兩人的小小時間。
 
「艾咪,我不希望妳發生任何意外。」
 
小穹面露擔憂,深情地說出這句話。
 
「不然我……
 
小穹這樣的不安,也是最近真是多事之秋。
 
在這件隨機傷人的事件前,發生了艾米莉亞的當班車次被具有奇怪能力的惡徒劫持,然後又被趕來的另一批也有奇怪能力的人解決,最後結局不了了之的狀況。
 
艾米莉亞擺出大大的微笑,雙手搭上小穹的肩上。
 
「沒問題的。無論如何,我都會在小穹的身邊。」
 
小穹先是一愣,才露出喜極而泣的臉龐。
 

正是有艾米莉亞的微笑,才有了現在微笑的小穹。
 

 
下了很大的決心,我終於打算寫高捷少女的長篇小說。
 
劇情有接續遊戲的設定,也有稍微提及之前我寫的短篇事件(詳見傳送門:http://blog.yam.com/tom780313/article/173242171)
 
從標題來看,我想已經有人猜到故事主軸圍繞著小穹的象徵,光之穹頂
 
因此,就讓我來解開一些光之穹頂的秘密(說笑的
 
請各位敬請期待我要如何呈獻小穹、艾咪、耐耐、婕兒四個人奇妙的故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栗子球與娃達波的天空

簡哥、明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